人們總是很難從過去的事件得到教訓。政府非讓《公債法》與《財劃法修正案》闖關通過,就是一個明證。

 兩年前的金融海嘯,告訴世人財務槓桿太高、借太多錢的結果是什麼。今年開始、目前仍「方興未艾」、從希臘開始延燒的國家主權債信危機,更告訴大家:負債過鉅,會垮的不是只有個人與企業,國家一樣會掛。

 政府以五都改制為由,修法讓地方政府大幅增加舉債額度,但卻看不到配套約束的措施。目前地方政府財政狀況已經夠差了,而在民選制度下,首長有強烈的誘因扮演聖誕老人:不加稅、多發錢。

 例如,中央為壓制房價,有意調高房屋稅、地價稅,還要地方政府大幅拉近公告現值、公告地價等課稅基準價格與市價的差距,照說地方政府可以增加收入,應該樂於配合。但地方政府顯然不領情,配合意願低,因為「不想得罪選民嘛」。至於花錢給津貼、辦活動「與民同樂」,則是多多益善。財務黑洞,盡在其中。

 地方政府的歲出中,平均五成是人事經費,升格為直轄市後的縣市,又可再增加五千到一萬個公務員;每個要升格的縣市,都有許多「雄心壯志」,如果,沒有適當的約束機制,大概又是花錢如流水、債留子孫。偏偏行政院來個「雪中送炭」,放寬地方政府舉債限度,結果可想而知。政府放寬舉債限制,其後遺症令人憂心。借錢這檔事,還是保守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