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作名詞解,是一種病;作動詞解,則是「感覺」的問題。在台灣說「對某人或某件事很感冒」,是表達有意見、敏感,或是很討厭的意思;在大陸,更經常使用否定式「對某人或某事不感冒」,即對某人或某事不感興趣,這在大陸各地都一樣。

 令人困惑的是,如果用肯定式「很感冒」時,在大陸不同地區有不同的意思,在北方是指「很感興趣」,在南方則有可能與台灣一樣,表達「討厭」之意。因此,在大陸聽到「感冒」一詞,不要自己瞎猜,直接問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才是正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