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黑磚窯影響黃河防汛,當地已開始著手拆除。(新華社)
▼央視記者採訪被圍堵在車內。(取自網路)

 河南省黃河流域沿岸存在許多違法磚窯場(黑磚窯),據聞可能影響黃河防汛工程,大陸中央電視台記者為此前往中牟縣狼城崗調查,沒料到受到當地幹部圍堵並攻擊座車。中牟縣有關當局事後向媒體表明,採訪前要先通知政府,並且不願對黑磚窯問題多做回應。

 窯廠罔顧防洪工程

 據《中國青年報》報導,河南黃河流域部分地區存在的黑磚窯可能影響黃河行洪安全、破壞耕地,違反國家環保禁令的疑慮。2009年7月31日,《中國青年報》曾刊發《黑磚窯截斷黃河大壩》一文,引來政府關注,省政府對沿黃四市共拆除違規磚瓦窯297座,同時,還對35名相關責任人進行了責任追究,原陽縣委書記孫國富受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原陽縣原縣長魏劉寶被免職。

 事隔1年,媒體前往河南進行追查,發現處於汛期中的黃河流經原陽縣陡門鄉仁村堤(村名)時,水流湍急,奔騰的黃河水沖擊著河岸。雖然與河水僅隔約5公尺寬的防洪堤壩,仁村堤南邊一家磚窯的工人卻對河水渾然不顧,而是忙著一車一車地拉磚坯。

 央視記者袁柏鑫採訪團隊前往中牟縣調查,發現該區分布著40餘家違規實心粘土磚場,其中一家「魏希合窯廠」早在13年前就該拆除,但現在仍然生產著磚坯。

 就在央視記者離開「魏希合窯廠」後,看到有2名男子朝採訪車跟來,並不斷打手機。接著有兩台車也跟了上來,採訪團隊看苗頭不對,便把車停在路邊,隨後一位幹部模樣的男子,帶著一群不明身分的男子圍了上來。

 男子問記者說,「你們是幹什麼的?從哪裡來的?把證件拿出來我看看?」,記者說,「為什麼要看證件?」為避免意外,央視記者還是把身分證遞給對方,男子在看過證件後,示意記者可以離開。

 拆車牌又踹掉保險桿

 但央視記者剛走出不到50公尺遠,就發現有一輛摩托車跟了上來,車上兩個男子身型剽悍,其中一個脖子上掛著個粗大的金鍊子。2名騎摩托的男子追趕上來,將摩托車橫在採訪車前,並衝過去要求記者們下車,並朝著記者吼,「你們是不是想找死啊?」

 一名騎摩托車的矮胖男子拿起磚頭拍打採訪車的前擋風玻璃,而「金鍊子」則將前後車牌強行掰下放在摩托車上。同時把採訪車後保險桿踹掉,車身也被砸得到處是坑。

 央視記者不得不打電話報警,他們聽見這群人在商量:「他們報警了,別打了,就說他們把莊稼壓壞了不讓走就行了。」

 央視記者轉述,民警趕到後,不明身分人員仍不願放行,經民警多次勸說後,記者才得以在被圍堵2小時後,安全抵達狼城崗鎮政府。

 中牟縣縣委宣傳部的人以及狼城崗鎮政府的人員對央視記者一行說:「來前怎麼不先通知我們呢。要是通知我們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了。」

 採訪窯場過程阻撓多

 隔天,央視記者請求當地企業主任李振嶺帶隊去各窯廠做現場採訪,但是李主任答應後就不見了。央視記者說,「我們去一家正在生產的窯廠,也遭窯主帶人阻撓採訪,我們就打電話聯繫李主任,告訴他如果他不過去,發生一切險情由他們負責,李主任才極不情願地過去。沒等我們拍攝完,李主任又不見了。」

 隨後,央視記者在中牟縣國土資源局領導的陪同下欲對各個窯廠進行採訪,但奇怪的是,早晨通往窯廠的各路口還暢通著,此時卻均已被堵住,並且有專人專車看守。這些路口有的被橫上車輛,有的被拉上繩索,有的被立上「前方施工」的禁行牌子。見拉磚的車輛均可以暢通無阻,央視記者便要進去採訪,負責看守的男子一邊推託一邊告訴他們,「接上級通知,前方有飛機投彈演習,危險;前方施工呢,危險……」

 央視記者袁柏鑫說,這些黑磚窯其實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政府鼓勵村民建窯留下來的產物。他認為,「雖然採訪受到了很大的委屈,但我覺得窯主們的自我維權行為是可理解的,他們其實也很可憐,我對磚窯是否該拆除問題持保留意見。」

 負責拆窯的縣領導說,「我們這裡是窮地方,就只靠這些水、土的資源賺錢,這些窯都是老百姓貸款或集體兌錢建起來的,每座都得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人民幣的投資,「去年省政府下文要求拆除40%的非法窯廠。目前剩餘60%的窯廠何時開工還一直在等政策,老百姓偷偷生產是可以理

 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