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武昌六名警察暴打官太太事件,其實真正想打的是「上訪民眾」。(中新社)

 評論解讀「打人純屬誤會」,公安領導道歉,但意思好像是「施暴的對象錯了」而不是「公權力施暴」有錯。網友們在表達對公權力濫用的憤怒外,許多人不無戲謔、嘲諷地說這是一起典型的 「大水沖倒龍王廟」。甚至有人建議以後多給領導幹部家屬發放官職標牌帽子,出門時家屬把這官職帽子戴在頭上。

 武漢市武昌區六名警察在湖北省委門口暴打該省一位副廳級幹部的夫人,致成重傷。在醫院探望時,該區分局政委對受害人連聲說:「誤會,純屬誤會,沒想到打了這個大領導的夫人。」如果打人不是誤會,問題的癥結又在哪裡,這才是警察打錯人的看點。受害人是當作上訪者而被打的。目睹打人現場的還有一對上訪夫婦,六名打人警察則是當地公安設在省委裡的「信訪專班」人員,工作就是對付上訪。

 專政到自家人

 據報導,當那位分局政委連聲說誤會時,在場者就有人反問:「領導的夫人不可以打,老百姓就可以打了?」這是對誤會很精彩的批駁。該報導最初緣於網帖,發帖人的評論也深中肯綮:所謂誤會,無非三點:「一是打人是正常的,只不過今天打錯了,所以稱誤會;二是因為你不是一般上訪群眾,而是省委大院領導家屬,所以誤會了;三是打人也是工作任務。」因此,這件事不是錯在打人,而是錯在打錯人。如果此婦不是省委高官的家屬,打也就打了。非但不存在誤會,而且還能找到正當理由。這理由的正當,不妨到它鄰省的一則報導中去尋找。

 前幾天,湖南省長沙市某區一位房產局副局長的工作日記被《南都周刊》披露,日記中記載了一位區長在大會上的發言:「對待上京上訪人員,『請公安按敵對勢力辦』。」權力的思維是相通的,這句話最完好地提供了湖北老婦被打的確切答案。該受害者正是被當成了上訪者,既然上訪對象是敵對勢力,又為什麼不能打呢?打的不是人民,而是敵人。公安正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機關,只是這次「專政」到自家人身上了,所以,地地道道是誤會。

 語詞是思維的構件,否則思維無以展開。一個敵情觀念嚴重的人,一碰上事,活躍在他腦際裡的,只有敵人、專政之類,那麼,他如何應對此事或用什麼方式應對,也就不難窺知。因此,打人事件固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權力思維深處那根深柢固的「敵對勢力」的觀念。

 真實權力自白

 記得2008年雲南孟連血案發生,地方政府將警民衝突最終定性為「人民內部矛盾」。我當時即撰文質疑「人民內部以外是什麼」。畢竟權力(尤其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很容易把與權力意志不一致的對象,視為甚至本能地視為敵人或敵對勢力。

 既然上訪成了敵對勢力,除了這次湖北打人,那本湖南日記中的各種應對舉措也就順理成章:「要主動出擊,……請公安按敵對勢力辦。」「繼續發動打擊一批,判一批,教育一批」。「對組織策畫,上京,鬧事的,採取勞教處理」。「他們只是少數,我們有勝(盛)大的物質幾(基)和政法機構。全力一服(以赴)不容許……」以上文句多有不通,但原文如此。這是一份極為真實與難得的權力自白,它夠格存入國家歷史檔案館。

 讀了它,誰還會奇怪那位老婦挨打呢。

 頗喜劇的是,受害人挨打後,當地公安不斷找受害家屬說情,請求法外開恩,從輕處理,甚至不處理。問題是如果這樣處理,以後工作怎麼辦。上訪那麼多,敵情那麼嚴重;而且現場的判斷只有現場的人才能作出,誤會在所難免。因誤會而處罰,以後這活誰來幹。看來,在敵對勢力的邏輯框架下,權力也有權力的難處。

 本來沒有敵人,但有一種思維(出於它自己的利益需要),卻會製造敵人。恰恰是這種思維以及由此導致的行為,極易造成社會不穩(有敵人的社會當然不是穩定社會)。於是,只好用納稅人無償提供的公帑去維穩,什麼時候,我們才能走出這怪圈?(摘自《南方都市報》2010-7-21,作者邵建,南京曉莊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