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設一下,如果被打者只是一位沒有背景的平民,或者甚至就是一位不斷上訪、給當地領導惹麻煩的所謂「刁民」,難道6名警察就能如此施暴麼?而施暴後,當地警方的領導人也會如此迅速地去醫院看望並道歉麼?

 很顯然,不論對象是誰,警察無權對人施暴(除非為了制止犯罪採取必要的強制措施)。這件事根本就是「錯打」!即錯誤地使用了公權力。而在當地警方的領導人看來,「錯打」個把小老百姓可能還真算不了什麼,關鍵是不能「打錯」,打錯了人,打到其老公級別高於自己的官太太頭上,那就是惹大麻煩了。

 這樣的邏輯,在今日中國諸多號稱乃「人民公僕」的官員心目中,似乎是很正常的。他們所在乎的只是權力帶來的禍福,而罔顧一般人的權利是否應該得到保護。在實際權力運行中,一些大大小小的官員,把官員的權益看得遠高於普羅大眾的權益,其心態和作為與封建官吏無異,有些甚至過之而無不及。

 因權力差異而有權利差異,呈現於社會生活的每個細節中,人們對不同身分的人其人格權不平等已熟視無睹。現在一個犯了罪的黨員幹部,判處其刑罰之前,也得先開除黨籍。對有朝廷功名者和有黨籍者用刑,似乎就是冒犯某種權威。同樣是和妓女搞一夜情:「皇帝是游龍戲鳳;巡撫是深入群眾;知府是娛樂活動;知縣是體育運動;庶民是流氓活動。」

 在今日許多公權力部門的執法和司法活動中,這樣因權力差異而有權利詫異的遺跡並不鮮見。廳局級官員的夫人被警察打了,有關人士畏懼的不是損害法律尊嚴帶來的嚴重後果,也就是說不擔心「錯打」;畏懼的是破壞了等級森嚴的權力秩序,以下犯上,罪莫大焉!明乎此,我想不難理解許多網友為什麼對那位挨打的官員夫人並不予以同情。(摘自《經濟觀察網》,2010-7-20,作者:十年砍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