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政府徵收大埔農地,原本是常見的土地徵收案例,卻因地方政府手段過於粗糙,未顧及農民和土地的深厚情感,引發抗爭。在資訊快速傳播的今日,員警粗暴對待農民的畫面透過網路迅速被傳開來,激起眾怒,政府相關機關又未能及時做好危機處理,讓問題變得棘手。對照近年來中國各地的土地徵收糾紛,此次大埔事件正好可以提供給對岸政府做為借鏡。

 土地閒置 不需動用農地

 事件發生迄今,各種陰謀論紛紛出籠,不僅激化對立,模糊問題焦點,甚至被誤認為是因不滿農地徵收補償金過低所致,反錯失了可以理性探討台灣農地利用和農業定位的機會。同樣,近年來中國各地辦理土地徵收糾紛急速增加,民怨逐步升溫,許多事件中,農民沒有選擇司法的途徑解決問題,反採取非理性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讓對岸政府相當困擾。

 隨著經濟成長及結構轉變,台灣農業產值占國內GDP不到2%,農業在經濟上的重要性已大不如前。尤其在全球貿易自由化的大旗下,台灣農業由於規模小、生產成本高、農業所得偏低,造成農村年輕人口大量流失,農村逐漸凋敝。

 為了配合工商業發展需要,政府開始大量徵收土地(包括農地)並規畫成工業區、重劃區和科學園區等,美其名是為了繁榮地方經濟,增加就業機會。問題是,近年來對岸積極對台招商、給予多項優惠措施,吸引台商前往大陸當地設廠並僱用當地廉價勞工,對國內用地需求大幅減少。

 目前國內已有大批空屋和閒置土地,並不需要優先動用農地。政府不妨統計一下規畫設置中的科學園區和工業區內有多少閒置土地,就可以得到驗證。

 農業自足 不讓農地流失

 多次全球糧食危機已讓世人驚覺到,把人民賴以為生的食物供給寄託在國際農產品市場,是不理性且危險的行為。為此,先進國家紛紛把糧食自給列為國家戰略目標,降低對糧食進口的依賴,以確保國家安全和社會安定。像高度仰賴糧食進口的日本,為提高國內糧食自給自足率,對農業進行全方位的保護,不僅透過「以法保農」(如制定《農業基本法》、《農地法》等),還推動21世紀新農政,來挽救農村經濟的作法,值得台灣政府學習。台灣糧食自給率偏低,且以台灣今日之處境,豈能讓大批農地輕易流失?

 雖然台灣不再強調以農立國,但農業實際上還承擔著超過其他生產行業市場職能以外的功能。政府應配合國際情勢及未來農業發展需要,重新劃定農業專用區位,保留適當面積的農業用地,以確保糧食安全,其他區位的農地變更或徵收,則需要有嚴格的法條及整體規範,並課徵相當金額的回饋金,作為專業區農民補償。

 此外,政府應該檢討修正相關的土地徵收條例,並把剛通過的農村再生基金優先用在這些農業專區,改善農業生產環境,提高經營效率,使得農業收入能高於平均國民所得,讓農民樂於務農,才是消除農怨、確保糧食安全和政局安定的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