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複雜的陳致中召妓羅生門,在檢調眼裡是極易釐清的單純案件,只要調閱週刊指稱的召妓沿線、人文首璽監錄影帶,就能知道是誰開車,或調查陳致中的手機通聯紀錄,就可確定當晚人在何處。

 曾偵辦賄選案的檢調人員表示,人文首璽是門禁森嚴的豪宅,各出入口、地下停車場一定都有監錄器,保存時間也肯定比一般商家、汽車旅館來得長,調出影帶就知道何人?何時?開走了陳致中的凌志休旅車。

 甚至第一時間跳上火線捍衛陳致中清白的林偉斌,應該在人文首璽的監錄影帶中也能看到他「能在致中家來去自如」的身影。

 檢調人員說,如果比照當年偵辦正副議長賄選案規模,調閱手機基地台的通聯紀錄交叉比對,就可明確知道陳致中七月二日晚間十一時至隔天凌晨身在何處。

 員警也認為要查其實不難,召妓沿線的監錄器、住家電梯、大廳的影帶都會說出事實。不過警方也懷疑召妓錄音帶的內容,指業者顯然不夠專業,且為何業者當時知道打電話召妓的就是陳致中?為何事先錄音?為何事後還讓妮可接受採訪?這一切行為全都有違行規。

 依偵辦色情案件經驗,員警說,即使妮可要出場交易,也會希望帶到熟悉地點,到高級汽車旅館交易不太可能,這些地方都會錄影,也會特別注意上門客戶身分,會要求客人登記;像陳致中身分特殊,不可能以他的身分登記,更不可能讓應召女妮可登記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