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可」所屬的「雪芙蘭」應召站三七仔向友人透露,二胡音樂家林偉斌口中與陳致中神似的金融業召妓男,與「妮可」至少交易四次;初次交易時還戴著球棒帽壓低,並問「會不會開車?」妮可表示「會」後,往後的交易都是由妮可開車進汽車旅館。

 三七仔的友人轉述,是透過一名在高雄交遊廣闊的友人,認識這名相貌、體型都與陳致中極為神似的召妓男。

 三七仔一眼就看出召妓男應是涉世未深的富公子,為賺他的錢,把加入「雪芙蘭」旗下至少二年的妮可,吹噓成大學畢業,因生意失敗才下海,屬「兼差」型的良家婦女不隨便接客,故意開出高於一般應召女郎二千至三千元行情的五千元高價。

 妮可初次與召妓男交易後,興奮地告訴三七仔,初見面時,召妓男將棒球帽壓得很低,要辦事時才看清楚他長得好像「阿扁總統的兒子陳致中」。

 初次交易後,召妓男對「清純、兼差」的妮可很滿意,要了她的手機,表示下回直接找她。放她下車前,還問:「會不會開車?」妮可說:「會」。

 於是往後交易,雙方相約見面後,由妮可開車戴召妓男進汽車旅館開房間。辦完事離開汽車旅館再換召妓男開車。

 因為公司(應召站)制度規定只有熟客才能給電話,不須經馬伕接送直接與客人交易,但交易所得仍需讓公司抽成;小姐不敢違反規定,否則就很難在業界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