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教頭也有脆弱的一面,其中隱含廿餘年來的犧牲、委屈和辛酸,只需輕輕觸碰,淚水立刻潰決。

 中華少棒隊昨天4比3打敗韓國隊,或許應證了「天公疼憨人」這句話。中華隊總教練張振楠未因贏球喜極而泣,而是談及「我教球廿餘年,有很多學生都已是專任教練,我現在還是1年1聘的雇員」時,突然情不自禁流下淚來。

 「台中市長胡志強答應資助我們的出國經費,市長很照顧我們...。」張振楠馬上話鋒一轉,認為問題只在於各縣市專任教練任用制度的差異性。

 張振楠的妻子魏秀麗,是學生口中的「師母」,個性開朗的她,私下聊到丈夫的「收入」頓時語塞,「其實他每個月薪水約4萬元,但是會拿出2萬元補貼其他4位教練,否則那些教練1個月2萬元收入,根本無法生活。」

 因有張振楠的補助,讓力行少棒隊4位教練每個月收入25000元,「不過我沒有領薪水!」魏秀麗笑說:「這就叫嫁雞隨雞啊,因為全心的付出,才能換來金錢買不到的快樂。」

 「我每天要買菜煮飯,負責力行少棒隊3餐,暑假還要加點心,課後輔導球員功課,幫忙簽聯絡薄,晚上9點半後陪球員就寢。」

 魏秀麗說,校車是她弟弟提供的,司機就是她,他的兩個孩子從小到大,都託給親友照顧,自己則帶弟弟的兩小孩,賺褓姆錢來貼補家用。

 「我跟我先生都是24小時付出,有一次母親節,學生偷偷訂了餐廳,約找們夫婦前去,驚喜中讓我們好感動。」魏秀麗說,一直到那一刻,才覺得所有辛苦都值得。

 張振楠從小打棒球,在1982年以其父親綽號為名成立「黑鐵」棒球隊,1985年和兄弟隊一塊晉升甲組,惟因經費短缺,被迫退出甲組重回乙組,仍因找不到贊助而走上解散之途,不過他還有夢。

 1988年張振楠到小學教球,6度率隊代表台灣參與國際賽,可惜之前都鎩羽而歸,今年首度奪得小馬聯盟亞洲代表權,即將進軍世界比賽。

 「他這幾天都沒有睡好覺。」魏秀麗說:「應該是壓力太大。」張氏夫婦俠骨柔情,丈夫的眼淚,只有妻子最能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