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僅廿八歲、被喻為「最敢說真話」的大陸超人氣作家韓寒,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百大影響力人物之一,昨天在香港書展舉辦讀者見面會,上千名讀者與媒體擠爆會場最大的演講廳。韓寒戴著黑框眼鏡、身穿白襯衫,面帶微笑,流露自信,幽默言談不時引起哄堂大笑與掌聲。

 「我討厭政治,熱愛文藝,所以我討厭我所熱愛的文藝被政治所妨礙。」韓寒說,他小時候曾夢想當記者,發揮嫉惡如仇的個性,但後來發現記者上頭還有主編、長官的審查,於是決定當作家,「才能寫自己想寫的東西。」

 韓寒一九八二年生於上海,十七歲獲得大陸首屆「全國新概念作文大賽」一等獎,他的形象叛逆,高中時輟學成為職業賽車手,至今已出版《三重門》、《長安亂》、《光榮日》、《零下一度》、《可愛的洪水猛獸》等十多部小說與文集,台灣剛出版他的最新小說《他的國》。他創辦的文藝雜誌《獨唱團》七月剛發行,首刷五十萬本在大陸賣翻天。

 近年來韓寒更積極在部落格寫雜文針砭時事,以尖酸嘲諷的筆調對當局開砲。他曾批評上海世博,認為世博在國際上已漸漸式微,中國的大力宣傳反而將世博升格,「穿在身上覺得牛逼的不行,出國一打聽,才知原來是二線的!」

 他在評論中也寫道,面對中國威權體制,「我們只是站在這個舞台上被燈光照著的小人物。但是這個劇場歸他們所有,他們可以隨時讓這個舞台落下帷幕,熄滅燈光,切斷電閘,關門放狗,最後狗過天晴,一切都無跡可循。」

 相對於同樣身為八○後作家的郭敬明曾被爆抄襲、明星化作風引爭議,韓寒卻以敢言的憤青形象獲得好評,連陳丹青、梁文道等前輩都公開稱讚,儼然成為新生代公共意見領袖。不過,他說,自己和大部分人一樣只是「牢騷領袖」。

 被問及如何保持寫作靈感,他答:「只要到大陸走一走,就知道這個國家會給你很多靈感。」

 現場讀者對韓寒發問熱烈,問題從「六四該不該平反」、「你擔不擔心因為發言敏感而被抓」到「你喜歡什麼樣的女生」都有。還有女粉絲直接傳紙條示愛告白,讓人見識到從大陸延燒出來的「韓寒現象」。

 不過韓寒的回答多數以玩笑圓滑帶過。例如他說:「所有文化人對六四問題的答案都一樣,但說了又有什麼用?」他的批判文章常遭查或刪除,他只說「刪就刪,我覺得沒有關係…不是他們為難我,只是他們很謹慎。」面對如今的聲名,他則以戲謔口吻說:「感謝國家。」

 但現場也有人尖銳問,韓寒沒念大學,知識儲備少,是否擔心未來「後勁不足」?

 他未正面回答,僅自嘲連高中都沒畢業,學歷欄卻常寫「高中」,「可見我也會說假話,尤其在面對女孩子的時候。」

 讀者質疑他為何最近接拍許多商業廣告,他坦率地說,為了創辦《獨唱團》花掉兩、三百萬人民幣,所以接廣告。「我想說物質不重要,但它真的挺重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是唯一的約束吧。」

 韓寒談到對於台灣的印象,特別鍾情羅大佑、李宗盛的音樂。香港的林夕、張國榮、陳百強、黃耀明等音樂人也是他的偶像,周杰倫他則覺得「不錯」,「只是他在音樂以外的處世風格我沒有很喜歡。」

 言談中,韓寒保留文章中常見的嘻笑怒罵,喜歡拿自己追女孩與感情問題來消遣,例如他說:「我常有了女朋友,卻喜歡其他女生,只好希望和所有喜歡的女人結婚,犯下重婚罪,讓我的命運交由女人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