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海集團郭台銘對外界的「血汗工廠、酒店文化、台灣之恥」等批評大表不滿,指「台灣是否沒有我留下來的餘地,難道要逼我們出走?」情緒性的言語自然流露。

 今天,探討鴻海會出走台灣嗎?正如上個月富士康發生跳樓事件後,媒體大篇幅報導,不是有人也擔心鴻海會出走中國嗎?結果是鴻海將工廠往中國工資更低的省分搬,證明:鴻海集團是營利事業,一切決策朝向利潤,不會意氣用事,如果今天台灣沒有利潤空間,鴻海自然「借機」出走。

 民眾心中早有的「深刻印象」包含:鴻海集團尾牙餐會上,擁抱名模跳舞、大手筆拿股票來抽獎……。對於追求利潤極大化的風格,更是鴻海集團企業文化的之一,利潤極大化是許多企業追求的目標,有些企業卻修正為合理化的利潤,讓協力廠、消費者共同分享,這是長久所累積成的。

 台灣還有其他成功的企業家,為何他們遭到危機時,卻未受到媒體撻伐 ?有的甚至得到輿論的同情或鼓勵,原因就在於他們平時所建立的形象。

 形象雖可用錢堆積而成,雖不一定是「表裡如一」,但必須「前後一致」。權威式的領導雖可創造出利潤的極大化,但是難聽到真正的聲音,唯有利潤合理化、決策民主化後,公關所建立的形象才能幫助企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