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大學指考的結果公布,總分個位數字的考生登記上大學又成了新聞。這類報導,其內涵主要是質疑該等學生基本程度那麼差,怎麼也可以讀大學?後來經過仔細思考,發現事實焦點被模糊化了。基於有教無類的考量,如果低素質的學生願意去讀大學,大學也願意接納他,社會又何必反對?

 重點應在於台灣的大學是否禁得起市場自由化的檢驗,這才是問題核心之所在。

 台灣高等教育的改革唯一的藥方就是讓市場自由化,讓每個大學自由去發揮,才能發展出健全及有個性的大學。

 但是,教育主管機構擔心學生權益受損,我國社會價值又習慣性把讀大學當成是窮人翻身的重要途徑,為了討好多數選民,學費只好壓低,高等教育長期被當成基本教育在經營,投注在其中的款項表面上讓各校雨露均霑,其實反而讓好的學校綁手綁腳,壞的學校暫時得以苟延殘喘。

 表面上,台灣少數大學在教育部獎勵教學卓越計畫大量金錢的挹注推動下,世界排名得以向前邁進,但拿國立大學去和其它國家的私立大學比,就好像拿國營企業去和國外的私人企業比較一樣,進步的意義其實並沒有那麼重大。

 因此,台灣的大學必須要先在經濟上能夠自給自足,先取得能獨立生存的地位,其它的比較才會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