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重慶國中棒球隊榮獲世界盃青少棒亞太區冠軍,下個月將代表台灣赴美爭取本屆賽事的桂冠,不意卻傳出經費不足,學校甚至必須至少自籌二十萬才能成行的窘況。同一時間,有議員爆料,台北市舉辦的世界花卉博覽會,竟動用市府第二預備金,預估這一次的花博,至少將花費一百億的公帑。

 跟一百億比起來,二十萬無疑只是「零頭」,但同樣都是要為台灣、為台北爭面子,咱的政府可以為了盈虧難料的花博不惜「動搖市本」(台北市政府赤字粗估至少四百億台幣,連欠健保局的三百多億都還不出來),卻對深具教育意義與國族榮耀的青少棒比賽區區二十萬費用斤斤計較,難怪連同黨立委都看不過去,要大張旗鼓召開公聽會「痛譙」一番。

 說實在,市府第二預備金撥點「闌珊(台語)」出來,重慶國中棒球隊的訓練、防護費都有了,可以安安心心出國比賽,說不定還能拿個冠軍獎盃回來,給政客沾沾光、搏搏媒體版面。只可惜,咱政府長久以來對體育都是「口惠實不惠」(我甚至懷疑政客們其實是瞧不起運動員的),只有當選手們被國際媒體捧上天了,政府官員才會惺惺作態地湊上去錦上添花。這次盧彥勳榮登溫網前八強,政府高層的「姿態」就是最好的例證。

 自從王建民在大聯盟發光發熱後,台灣人總算見識到體育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而近十多年來,我們有非常多優秀的運動員,諸如郭泓志(他日昨才剛創下美國職棒連續未被左打者擊出安打的新紀錄)、盧彥勳、曾雅妮、謝淑薇、趙豐邦等……,紛紛在國際體壇為台灣爭取世界能見度,政府花在他們身上的錢少得可憐,但他們為國家爭取到的聲譽卻大得令人驚嘆。若用投資報酬率來算,這門「生意」值不值得,觀者自知。如果政府高層再不懂得「體育即國力」的道理,那麼簡直是愚不可及。

 筆者不反對政府舉辦大型的國際性活動,但似乎應先掂掂自己的「斤兩」──口袋有錢嗎?是否有其它的建設更需要錢?跟別的活動比起來,花費是否太高而獲得的效益卻未必等值?如果我們連鋪條像樣馬路的錢都捉襟見肘,連補助國家代表隊比賽經費時都還必須偷斤減兩,甚至連弱勢家庭學童的營養午餐都拿不出來時,那麼表示砸大錢辦某個活動根本就是打腫臉充胖子,根本只是好大喜功的豪華政治秀而已。

 據說歷史悠久的溫布頓網球賽總獎金「只有」七億台幣左右,粗算一下,一百億台幣可以辦超過十場溫布頓。換言之,台灣若真要「凱」,大可把在美、澳、歐、亞等先進國家影響力十足的四大網球公開賽全部搬來台北舉行(前提是要先有像樣的場地)。可以確定的是,它對台灣國際社會聲望的提昇,絕對不會亞於目前禍福不定的花博。

 (作者為東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兼系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