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獨唱團》雜誌熱賣。(CFP)

 在21日揭幕的香港書展中,日前獲選《時代》雜誌全球最具影響力百大人物之一的大陸青年作家韓寒,無疑是最吸睛的作家。他是應《亞洲週刊》之邀訪港,並於昨日(22日)舉行一場專題演講。根據公共關係部專員林衍欣表示,光是請大會安排專訪的媒體就有50多家,因而在演講之前安排一場記者會,結果上百名媒體把現場擠得水洩不通。

 韓寒的出版商路金波在新浪微博中透露,前天有百名中外媒體於香港機場守候韓寒到港,結果主辦單位施調虎離山計,才讓韓寒離開機場。在書展展場中,為韓寒發行和出書的出版商莫不以他的作品為海報和看板,懸於會場上作為號召,在在印證「韓寒現象」。

 面對滿場媒體,韓寒儘管仍以簡鍊充滿機鋒的韓氏語言回應,但卻帶著謙和與些許羞赧表示,自己僅是「說真話的既得利益者」,兩岸三地有眾多比他更有勇氣能寫好文章的人,但只有他得到名聲,自感責任重大。對此,他嘲弄地表示:「感謝國家。」

 質疑審查標準在哪

 韓寒被譽為中國公民的代表、現代魯迅,以敢言著稱,受到廣大網民歡迎。對於眾人肯定他「說真話」,他自嘲偶爾也會對女孩子說假話,甚至在唐駿惹出假造學歷風波後,他才發覺自己也修改了學歷:「我以前的學歷都掛高中,其實我真正的學歷只有初中。」

 韓寒創辦的《獨唱團》近日在大陸發行,創下百萬銷量,對於媒體的關注,韓寒表示,他自掏腰包辦雜誌,因此得保障營運順利,為此他拚命接活動賺錢,「我也考慮過寫廣編稿,如果我真寫了,或可為自己賺下10台法拉利。」但基於愛惜羽毛的心態,他接活動維持雜誌到出刊,也賺到超過的錢。雜誌因暢銷而有盈餘,韓寒大方表示捐出100萬人民幣回饋讀者,但受贈對象還在考慮,「或許是動物保護機構吧。」他解釋,比起人,動物更需被保護,「因為人靠體制保護,只是體制保護不了人。」

 《獨唱團》延誤1年出刊耗損成本,韓寒表示因為中國出版採事後審查,出版社全憑感覺自我審查,他為了保護作者的創作而屢換出版社,「我的文章被刪不要緊,但邀稿作者的心血不能被刪。」韓寒批評,若真要審查應有一定尺度標準,不如設個法律標準告訴大家如何拿捏創作。他舉例,有篇文章因為「點羊肉」的段落而被質疑,原因是,「他點了羊肉,就可能不吃豬肉,有回民的嫌疑,這攸關民族宗教的問題。」韓寒不滿地說,這是什麼標準?

 拒當偶像寧聽建議

 敢言的韓寒創立的是一本「文藝雜誌」,讓喜歡他辛辣語言的讀者失望,對此他解釋,從沒聽過有那個社會因為100篇雜文被寫垮的,文藝才能讓世界更美好。他也透露,原本雜誌要命名為《文藝復興》,但相關部門因為「文藝」二字而沒批准,他不改嘲弄:「他們倒有自知之明,知道中國沒有文藝。」

 韓寒對於被推崇感到不以為然,他表示盲目的崇拜不是好事,比起讚美他,更寧可有理性提出建議的網友。「我不是什麼意見領袖,我是牢騷領袖。」他直言,中國最大問題就是來自於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而他並不希望被當成偶像。

 儘管活躍於網路,但韓寒並不會「翻牆」,他笑說他對於敏感議題的瞭解,多來自相關部門的警告:「他們常會發文說這個不能報,那個不能報,於是大家都知道了。」他表示過去很喜歡看禁書,認為禁書是推動社會進步的一個部分,但現在卻認為「那些自由的面貌都是一樣的」。他寧可看中國內部反智的文章和訊息,因為那才是千奇百怪的。他也屢屢表示,中國現在稍微開放,並不會因言論而對人身有傷害,而很多審查問題也非來自相關部門,是網管人員或版主作繭自縛,自我審查導致。

 不斷聲明愛女人的韓寒,時而將答案引導到感情和女性上頭,例如希望自己可以娶每個喜歡的女人,如果要犯罪,就讓他因重婚罪坐牢。或者,開玩笑的說,在女性選擇上,「男人都是沒有尺度的」,以暗諷中國的言論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