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調「村人治村」概念,不能說是我個人的創見,而實際上,應該將版權送給青年時期的毛澤東。1920年,就「湖南自治」問題,毛澤東在《申報》、《大公報》上發表了系列評論文章,其中於《大公報》上的一篇文章為「『湘人治湘』與『湘人自治』」。

 毛澤東湘人自治的啟發

 所謂「湘人治湘」,為當時的地方軍閥所提出,目的是為阻止其他軍閥勢力進入湖南,要求維持其在湖南的專制統治,被毛澤東認為「仍是一種官治,不是自治」。毛澤東所認可的「湘人自治」,是「我們主張組織完全的鄉自治,完全的縣自治,完全的省自治,鄉長民選,縣長民選,省長民選。自己選出同輩人中靠得住的人去執行公役。這才叫做『湘人自治』。」(詳見辛向陽著《百年博弈》)

 今時的村民自治,應至少能夠在村級範圍內實現毛澤東本意的。

 村民自治之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並非是一部賦予村民委員會在村莊內擁有絕對權力的法律,而歸根結底是一部保證村民始終能參與村內公共事務、始終為村內公共事務最高決定者的法律。也就是說,村民自治,是「由村民群眾依法辦理自己的事情,發展農村基層民主」的一個完整過程,而並非單純是一個選舉村民委員會的環節,在選舉完村民委員會之後,便將對村內公共事務的參與權、決定權一古腦兒交給它,生殺予奪由得它。否則,便不再為村民自治,只能說是「湘人治湘」式的「村人治村」了。

 於權力導致的種種農村亂象中,我們總是能夠看見到的「村人治村」的影子。如村幹部能夠欺上瞞下、巧取豪奪所依靠的,就是法律所賦予村民的對村內公共事務的參與權、監督權、最高決定權旁落,被這些村幹部們掌握的執行權升級為決定權、割據權。

 村人治村導致種種亂象

 在海南省村級組織換屆選舉當口,鄉鎮檢察室幹警調查發現,村「兩委」換屆選舉存在用錢交易,請客送禮花錢拉票等不正當現象,尤其在一些有重大項目或土地開發的村。據海口秀英區村民透露,選票已從過去10元、15元飛漲到今年的1200元;龍華區龍泉鎮一鎮領導介紹,該鎮18個村(居)委會有過半的村委會主任要靠拉票、請吃喝才能當選,便源出於此。被賄買的,不是村民自治權,而是村人治村權,是逾越於法律之上的決定權、割據權。

 因此質疑普通中國人的素質,認為村民自治不合乎現實國情,是本末倒置、大錯特錯了。真正不合乎中國國情的,生發出種種亂象的,恰好不是村民自治,而是因為村民自治沒有能真正落實導致的村人治村,是以村人治村為代表的絕對權力氾濫。

 只有真正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保證村民們切實享有村民自治權利,始終擁有參與村內公共事務的權利,始終為村內公共事務的最高決定者,才能夠平息亂象,實現一個個村莊的善治。擴而大之,能實現一個個鄉鎮、一個個縣市、一個個省區,乃至整個國家的善治。

 從村人治村到村民自治,是真正偉大的一場變革。反之,則為極可悲哀的公民權利旁落的標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