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男性雜誌《GQ》7月刊因一篇文章被召回重新印刷,該文章描述了「富二代」的生活,以及北京獨一無二的「超級跑車俱樂部」。

 「富二代」純粹是「拿來主義」,沒有像父輩那樣經過艱辛的創業歷程,比較喜歡張揚炫耀。近年來,「富二代」逐漸有一種「士族化」的趨勢,欲尋求別人所沒有的特權,以深化自身的優越感。《GQ》只不過是寫實記錄了他們真實的生活,然而,這篇文章戳到了「富二代」的痛處,導致雜誌被召回重印。

 整個事件最值得觀察的是:「富二代」是如何讓雜誌召回重印的,「富二代」如何通過「權力關係」向雜誌施壓。這背後彰顯的是權錢的利益共同化,有了權力的庇護,「富二代們」自然有恃無恐。

 《GQ》被召回重印,是一次財富撒潑,也是一次明目張膽的「特權示威」。這嚴重侵害了媒體的獨立性,必須引起社會的足夠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