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中國命運‧關鍵十年■作者:關中■出版:天下文化

 關一中先生年少時親身經歷國共兩黨在東北與華北地區的激烈衝突,後來他輾轉來台,再赴美國研讀,就深感西方某些對國共關係的記述與論斷有嫌失真,且不盡公允。他乃決意突破歷史的難題,對國共關係進行深入的研析,並完成基本的論述。他返台後,在大學及研究所任教,並歷任國民黨及政府的要職,現更掌秉國家最高的文官制度,但仍不斷地收集各方面的資料,充實及發展他的基本論述。

 全書的結構非常周延而嚴謹,但析論的範疇則相當廣泛,我舉出幾點重要的特色:

 找到關鍵線索:和談

 首先,抗日戰爭中國共關係的複雜性,很難全面掌握,但一中先生卻找到一條關鍵的線索,即:和談。這條線索巧妙地把許多重大的事件在時空中串結了起來,而循著這條線索,就可清晰地看到整體歷史的脈動。一中先生的論述涵括國共的合作、西安事變、新四軍事件、史迪威事件、赫爾利調解、重慶會談、中蘇條約、馬歇爾調處、政治協商會議等等,這些事件皆有極為複雜的背景,頭緒紛繁,但在和談的串結下,卻能把握重點,化繁為簡,在歷史中各自定位。

 其次,在和談途徑的運用下,一中先生就可根據各個事件在結構上的作用,收集各方面的資料。他的基本論述早在40年前留美研讀時就已完成,但一直延至近日始能定稿,主要即在廣泛運用各方的資料,加以對比、論證,以符合結構性析論的需要。一中先生在這方面的努力與執著很使人動容,但也收到良好的成果,那就是全書的析論既能真實,且不偏頗。

 理性分析國與黨的問題與發展

 再次,一中先生熱愛他的國家及所認同的政黨,但又能非常客觀而理性地分析、檢討國與黨的問題與發展。一中先生關心國民政府及國民黨的處境與作為,但卻發現在逐次和談中,國民黨常不能保持優勢及貫徹國府的政策與談判的目的。相反地,中共卻能從低調轉為高調,不時增加談判的條件,爭取發展的時、空。他特別指出:在8年的抗日戰爭中,國軍皆在正面作戰,遭受極大的耗損,導致實力大減,逐漸失去優勢;而中共則在華北、蘇北等後方的廣大鄉村地區,乘虛而入,打游擊戰,並迅速擴大軍力,於是實力大增,逐漸掌握優勢。

 最後,從抗戰之初到戰後馬歇爾調處的失敗,美國在國共關係上又扮演怎樣的角色呢?一中先生強調基本上美國並無積極而一貫的對華政策。支持中國抗日,不過是為了美國人的利益,利用國民政府牽制日本在華的百萬大軍而已。即以現實利益的考量看,美國也是重歐輕亞。縱在亞洲,最為重視的則是蘇聯,也不是中國。雅爾達協定就是美國及英國為了遷就蘇聯出兵東北,不惜出賣中國的主權。最直接的衝擊是:中共在戰後快速地接替了蘇聯在東北的勢力,造成國民黨在大陸的最終潰敗。一中先生對美國來華的重要軍、政人士也有敏銳的觀察。他覺得這些人士的視野,從未超越美國現實利益的範圍,且多具民族的優異感,流於自大、倨傲,不僅對中國國情的瞭解常是浮面,也對中國發展的前途,欠缺真誠的關懷。美國對華的政策如此,人物的思維如此,但國民政府則過分依賴美國的援助,甚至期待美國以軍事介入。這種錯誤的判斷,主要來自自身實力的衰退及能力的不足。一中先生不能不感慨系之,他強調:國人必須自立才能自強;執政者更要認清國際情勢,不能寄望外力,且要大力改革。

 歷史是一面鏡子,但常為塵埃般的難題所遮掩。一中先生用心擦亮了這面國共關係大轉折的鏡子,但從中又看到我們現在是怎樣的情景呢?我只想提出幾個問題:我們的國家已擺脫外力的干預了嗎?已民主、團結了嗎?我們的國人又如何能懷抱真誠的情感及高尚的理念,而自主、自強呢?在我看來,我們恐怕還停留在波濤洶湧的歷史川流中,當然,一切都要放眼向前,但至少也要回轉頭來看看過往的來時路,想想南宋大詞人辛棄疾所寫下的:「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啊!

 (摘自本書推薦序,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