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檢署有申告鈴、也可向高雄地方法院自訴,台大法律系畢業的高材生、海軍軍法官退役的陳致中,應該很清楚這些近在咫尺管道可以還他清白,但他在遲疑什麼?讓這起「召妓羅生門」更顯疑雲重重。

 綜觀本案至今發展,壹週刊的報導已出現下列疑點:

 疑點一,壹週刊過去跟拍常會攔車貼上車窗玻璃拍照,要求當事人立即回應,絕不會放過當場人贓俱獲良機。七月二日深夜,就算拍到不是陳致中本人,友人開他的車去召妓,也可用交友不慎大作文章。

 疑點二,既要踢爆召妓,為何未問明陳致中身體特徵或是否有性癖好。再者,既已跟拍,為何不繼續拍攝凌志休旅車回到人文首璽照片。

 疑點三,錄音在法律上效力有限,壹週刊為何要在未拍到陳致中畫面下,冒著挨告敗訴的風險勉力為之?

 至於陳致中與友人林偉斌說詞,也有令外界不解之處:

 其一,林偉斌竟能在陳致中家裡來去自如,就算有數十年交情朋友也不易做到。

 其二,林在地方交遊廣闊,為何一定要向陳致中借車給台北金融界友人?友人借車召妓後,當晚在何處落腳?何時還車?

 其三,參選人跑攤皆有行程紀錄,為何到海產攤跑攤是七月二日或三日均不清楚,事關清譽,怎會在不弄清楚情形下即草率對外說明?

 其四,豪宅級的人文首璽門禁森嚴,只要調當日影帶就可說分明,為何不做?難道要拖上好些時日,再說已逾影帶保存期,紀錄可能被刪了?

 其五,學法的陳致中不可能不知道,只要向高雄地檢署按鈴申告或自訴,相關調查就要啟動,壹週刊也必須負起舉證責任,要找出妮可也不難,根本無需蒐集更周全資料再提告,只怕是不想讓全案快快水落石出,好玩弄大家喜窺談人隱私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