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電子信箱、臉書、手機簡訊出現後,你有多久沒有手寫書信了?」現代人遺忘了手寫書信的期待,同時也終結了從郵差手中接下情書的浪漫。高崇智和嬌妻吳麗燕(見下圖,張朝欣攝)的愛情故事,彷彿在提醒現代人,那逐漸被遺忘的等待心情。

 「手寫情書自己送,一年娶得美嬌娘。」五十一歲郵差高崇智,廿五年前為追求嬌妻吳麗燕,每天寫一封情書自己送達,還不忘貼上郵票以示真誠,一年後高崇智贏得美人芳心,郵差總是來按鈴,譜出一段美麗動人的愛情故事。

 「自從電子信箱、臉書、手機簡訊出現後,你有多久沒有手寫書信了?」現代人遺忘了手寫書信的期待,同時也終結了從郵差手中接下情書的浪漫。高崇智和嬌妻吳麗燕(見下圖,張朝欣攝)的愛情故事,彷彿在提醒現代人,那逐漸被遺忘的等待心情。

 郵差高崇智回想廿五年前的初夏,那年天氣炎熱彷若今夏,一封欠資的信件,由台中寄往雲林縣北港鎮府番里小村落,高崇智循著地址按了門鈴,正想告誡收信人「不要貪小便宜」,眼前的少女讓他把話嚥回口中,呆呆的遞出信封。

 從那天起,高崇智展開「郵差先生」無與倫比的追求攻勢,鄉下地方民風保守,一切只能默默進行,雖已知心上人叫做吳麗燕,但為避免唐突佳人,先從打電話開始,吳麗燕住處戶長為吳山,尋遍電話薄查到北港鎮共有五名吳山。

 「請問吳麗燕在嗎?」高崇智打到第三通電話,總算聽到期盼多時的聲音,「我是那個郵差,想要跟妳做朋友,以後每天會寫一封信給妳。」不等電話那頭的反應馬上掛斷電話,從此展開一年的「情書自己送生涯」。

 高崇智為了試探吳麗燕的心意,第一封信除了表達愛慕之情,還附了一元硬幣,請求吳麗燕到公共電話亭回電給他。這種「奧步」竟還真打動了少女芳心,也堅定了高崇智的追求決心。

 從此以後,每天寫一封情書,便成了高崇智的功課。為了表現誠意,情書都貼上郵票,代表正式與真誠的送達,一個月後高崇智便成了吳家午餐的座上嘉賓,但情書並不因此中斷,持續了一年,吳山老人家便成了丈人。

 廿五年後,吳麗燕回想當年,「面對郵差的追求感覺很妙,來了又不能趕他走,情書攻勢有幾個女孩能抗拒?久了就被他感動了。」高崇智則往自己臉上貼金,「因為我很癡心,加上郵差的使命必達,總算在工作之餘,完成終身大事任務。」

 現在也喜歡上網的高崇智說,手寫書信傳遞速度很慢,表達的感情卻更濃密,套一句網路上的話:「妳可以在電腦上閱讀我的情話綿綿,卻看不到我鍵盤上的淚滴連連。」我的情書,可是連我的淚痕都可以寄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