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認個性「特決斷」的章詒和,雖不愛接受媒體採訪,私底下卻非常能聊。雖然流淚寫過去、憤怒批評政權,面對年輕人,她則充滿長輩的和藹與關愛:「年紀是你們最大的本錢,你們要好好的,你們好我就好!」

 她從不叫課堂上的學生「為中國傳統藝術奮鬥」,反而要他們「先掙錢」,「因為經濟上過關了,你才能不依靠政權,才會敢講話!」至於有媒體披露她生活奢華,她回應說,除了生命和情感,其他都是身外物,「我要把錢花光了死去,不留一分錢下來,奢不奢侈我最清楚。」

 章詒和深厚的文字功力令人折服,但她自謙「比起前輩,我很差。」她每天六點起床閱讀寫作,同一篇故事會反覆寫出五種樣子,找出最好的寫法,「因為我沒才,只有用這種笨方法,所以我的文字不是流出來的,是磨出來的。」

 對年輕人閱讀建議,她說:「從《論語》讀到周作人就好了。」此外她也推崇香港作家董橋、台灣作家白先勇,認為他們把中國傳統文化底蘊保存下來。對於屢屢引起話題的大陸年輕作家韓寒,她肯定他「了不起」,雖是一個毛頭小子卻用遊戲、俏皮的方式挑戰意識形態,「『韓寒現象』對中國社會的意義在於,官方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失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