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當政府民間普遍都對國內經濟的前景越來越趨樂觀之際,先進國家經濟所面對的指標讀數與情境氣氛,卻越來越趨保守與觀望,認為即使不會如○八年海嘯般嚴苛的二度衰退危機罩頂而至,但預期直到今年年底,必定會是一個成長率更形軟緩的局面。

 大宗物資市場的晦暗情勢是新起的擔憂變數,煤鐵礦以及多數國際乾料市場發貨水準的低盪狀況,顯示工業活動的勁力仍然不足,而食糧有關物資價格的節節升高,則預示未來生活水準變動壓力增強。其實,純粹從經濟指標的發展現況看,越來越多指標所呈現出來的,幾乎都指向全球經濟成長正在減緩。

 今年上半年世界經濟走強景象,相當程度係來自於「存貨重建」的激勵,但六月後,來自先進國家必要的存貨重建勁道,已經開始疲乏,而且看起來情勢頗為不妙,這將會大力拖拉迴身倏起的世界經濟成長,英國《經濟學人》就肯定地認為,上半年經濟上升的氣勢已告終止,下半年的轉緩轉低幾已成為定數。

 以全球經濟火車頭的美國來看,各項經濟指標樣態頗為分歧,最險惡的指標是就業市場的陰霾揮之不去,就在今年上半年各方都看好經濟景氣上升之際,民間部門的雇用,竟然不動如山,甚至還在繼續進行瘦身裁員,而歐巴馬原本預期的就業機會創造,也都是有聲無影,迄今讓美國最感擔憂的是請領失業救濟金的二五○萬勞動力,接受救助期程已經一再展延,而「失業長期化」的噩夢卻正在上演中;社會中無意工作的勞動力越多,可預見長期失業者就會再更進一步增加。因為失業問題的僵固化,連帶的是消費力減弱,因此,美國零售業及房地產業的僵滯與走低,當然也會大大削減今年耶誕節對亞洲工廠地區的採購與進口,後效頗引疑慮。

 歐盟區帶動的政府緊縮開支及嚴控財政赤字的風潮,是另一股不利後半年經濟成長的重大變動。從世界經濟發展經驗看,在經濟疲弱期間,緊縮財政支出與加稅措施,通常都是嚴重不利經濟成長的行政忌諱。今天世界經濟情勢,以長期觀點看或用短期觀點看,恐怕都不能說是處在身強體健階段,其傷害性自然不容淡忽。

 今天歐盟區國家的大幅緊縮財政支出,立即的效應是歐洲經濟結構的必然轉變,或許對於原本較具前瞻性的優勢部門,會因為得到重點挹注而加速成長,但是金融服務業部門,以及歐元區緊急救援基金,就必然要為之重挫了,這種象徵經濟部門的嚴厲凍縮,勢必會為歐洲經濟的復甦帶來重大變數。

 亞洲國家首推中國經濟景氣動向。目前全世界共所矚目的是,中國政府最近對人民幣匯率政策態度的轉移,大體上仍謹守「小變漸變」方式,依權威機構的內部研制,未來五年中國政府最可能採取的是,每年升值幅度三%的原則,也就是要直到二○一四年,人民幣兌美元才會到達一:六的位置。但是人民幣急升到一:五的預期,在近期內都尚有可爭議的空間。日圓在九○年代短時間之內大幅度勁升的國家經濟緊縮效應,是中國政府當局極為在乎的前車鑑例。

 日本在今年上半年以出口帶動的繁榮復甦,是過去半年來全球比較亮眼,也令人欣喜的新事,第一季出口成長三五%,是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少有的大躍進,當然也給近鄰的臺灣帶來重大的經濟振興對策啟示。不過,日本景氣也是繫乎政府財政激勵措施之退場與否,以及中國大陸市場的景氣變化,最近中國經濟發展趨勢既見轉緩,對於下半年之後的日本經濟景氣之是否繁榮,關係甚為密切,也難怪日本新任駐中國大使要改用企業家而放棄繼續起用傳統外交官,當可看出其中的奧妙關係。

 總之,今年後半年的不可期待與不能令人開懷以迎,如今看來是顯而易見的。

 (作者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