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政府作夢也沒有想到,苗栗大埔農民的怒吼,竟會發揮星火燎原效果。吳敦義緊急滅火只能暫時止血,同樣面臨徵收問題的各地自救會已方興未艾。而這股民間力量代表的「質疑開發主義」核心價值,更是公部門無可迴避的關鍵課題。

 農民夜宿凱道展現網路串連、公民社會力量後,馬政府態度出現三百六十度急轉彎。府院高層強勢介入、劉政鴻被迫道歉,表面上危機處理成功,實際上已給予公民社會更大的信心;未來「質疑開發主義」聲浪更將此起彼落。

 先來看吳敦義與劉政鴻宣布的「以地易地」方案,公部門一廂情願以為農民可以接受妥協,不了解農民最在意的是「原地原屋」生活方式。農民之於良田、原住民之於部落的意義,絕對不是「以地易地」就能輕易「妥協折衷」的。

 再來看此案的星火燎原效應,光是眼前,吳敦義就已指出苗栗後龍灣寶地區徵收案之不當,而彰化二林相思寮、桃園台鐵高架化等徵收案居民都已進行抗爭,東北角田寮洋溼地環境也因徵收而面臨破壞,這些徵收案的嚴重性,絕不下於苗栗大埔。

 從二○二兵工廠案、農民夜宿凱道到反對八輕設廠,台灣民間質疑開發主義無限上綱的聲浪已愈來愈大,馬政府如果錯讀、低估了這種星火燎原效應,未來還會付出更慘痛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