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藝新境界  ▲「熔煉之舞——朱炳仁、楊奉琛兩岸雙人藝術展」22日在華山藝文特區B4開展。圖為朱炳仁於2009年熔鑄《頭的悲哀》銅作品令人沉思。(鄭履中攝)

 作為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銅藝術領域的唯一傳承人,在世界銅雕領域,朱炳仁碩果累累、成就昭顯。短短十多年間,他獨攬了當代中國10大銅建築的設計與製作,包括杭州雷峰塔、桂林銅塔、峨眉山金頂等,每一件都是金光閃耀的亙世傑作。

 2006年5月,在一場驚世大火中,由朱炳仁參與建造、高達153.9米的中國最高寶塔——常州天寧寶塔,在竣工最後時刻接受了一次鳳凰涅槃洗禮,以首層簷瓦被全部熔融,而塔身筋骨顏面完好的代價,演繹了一場盛大祭典。這場聖火的洗禮,將這座凡俗的人工建築物,脫胎成為中國華南最高佛塔。

 熔銅藝術 火紋淬煉

 朱炳仁在修復佛塔時,發現了聖火熔渣中,涵藏有晶瑩的銅珠和千姿百態、天工造就的熔銅結晶體。也許是佛的啟迪,朱炳仁從此首創熔銅藝術。

 「熔銅藝術」是讓銅在自由狀態下熔融流淌而精心設計、雕琢成的藝術珍品,具有天生造就、不可複製的藝術神韻。

 2007年,朱炳仁的第一批熔銅作品問世之時,即被中外藝文界高度關注,中國《雕塑》雜誌副主編宋偉光曾用「解形熔意」概括他的藝術特徵:於抽象的形態之中捕捉了具體的意念,於具體的意念之中熔融了可以產生聯想的抽象形態,表達了他暢翔於形而上時空中的心展意馳。

 開啟熔現實主義流派

 朱炳仁的第一幅熔銅書畫藝術《闕立》被國家博物館收藏後,作為書畫藝術的新載體,熔銅書畫就以其獨有且不可複製的魅力,進入了世界藝術的殿堂。他又以羅浮宮的鎮館之寶勝利女神與圓明園最後失蹤的五個獸首融為一體進行創作,意在面向未來,用文化的融合來解開獸首事件上的民族情結,尋找人類文明共同起飛的願景和希望。

 著名文化藝術大家周魏峙、馮遠、沈鵬、歐陽中石、馬識途、邵大箴、羅哲文等高度評價認為:這門藝術意趣天成,在繼承創新中自成一家,使得高溫熔化的銅的自然紋理和傳統銅工藝與中國書畫渾然相接,賦予了書畫藝術新的靈魂,不僅是全新精湛的熔銅工藝,也是優秀絕倫的雕塑藝術。

 澳大利亞雕塑學會會長Roger McFarlane評價熔銅藝術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最偉大作品」,義大利著名雕塑家Dionisio Cimarelli則強烈希望跟隨朱炳仁學習熔銅藝術。朱炳仁是勇敢的突破者、革新者,他的熔銅藝術掀起了一輪新的藝術革命,開創了「熔現實主義」新流派,這與以達利為代表的西方超現實主義藝術流派顛覆經典、突破傳統的創造精神暗合,成為兩者對話的基礎。

 創作具不可複製性

 今年初夏,朱炳仁在熔銅藝術創作中,集歷史上五彩、琺瑯彩、粉彩之精華,獨創的負載在熔銅材質上,創作出全新彩繪。這是朱炳仁在對話達利後的短短半年內,在熔銅藝術與色彩結合上的突破性飛躍。

 朱炳仁獨創的熔銅藝術和庚彩,因其在世界上唯一僅有,已引起國際知名藝術拍賣行的關注。這些藝術作品的不可複製性及唯一性,讓朱炳仁及其藝術進入國際藝術平台的價值將大放異彩。

 同源同根 大藝無峽

 早在2003年,朱炳仁就上書國家有關部門,建議奧運會期間邀請台灣民眾到京觀覽,還積極倡議改革開放30年成果應讓有貢獻的台灣企業分享。

 2007年12月,朱炳仁則親手打造雕刻《同源橋》,由杭州靈隱寺送到台灣,安放於中台禪寺。當日,7萬台灣民眾來禪寺登橋。

 今年,朱炳仁根據三國時期曹植的《七步詩》與《富春山居圖》長期被割放於大陸和台灣的歷史,與台灣藝術家楊奉琛共同創作雕塑《本是同根生》。作品以熔銅鍛鑄為基座、以鑄銅與蝕刻藝術將收藏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和浙江博物館《富春山居圖》的局部,分別製作在象徵著兩粒金豆的表面。這件藝術珍品,不僅昭示著兩岸藝術家兄弟間的大藝無峽,也寓意著兩岸人文血脈相連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