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至1996年,不知是大陸的宣傳還是台灣的確有了變化,突然感覺那時候漸漸有了「台獨」這個詞了。電視、報紙,但凡關於台灣的新聞,一般都會有批評李登輝,或者國民黨搞台獨。雖然那時候我身處對台前線,不過當時的我們倒真的不覺得會有戰爭的危險,倒有點刺激的感覺,那時候都希望大陸武力解決台灣,只是很單純的想台灣趕緊回歸而已。

 當兩岸政府開始緊張,關於台灣的新聞也慢慢多了起來。但此時對台灣的印象卻還是模糊的。關於台灣人的定位也還是模糊的,從沒想過他們跟我們是一國人還是兩國人的問題,好像同胞就可以解決這些問題了。

 後來,照樣聽台灣歌星的歌,那時流行的是張惠妹和任賢齊。當時張惠妹以一首《姊妹》橫空出世,1997年的學校40周年校慶,同班的一位女生上台演唱了這個首歌驚艷全校,此後風靡全校。男歌手則開始了任賢齊時代,香港回歸前夕,劉德華的《中國人》等眾多豪氣的愛國歌曲衝擊下,來自台灣的任賢齊的《心太軟》奇蹟般地脫穎而出,也許是《心太軟》有著更大而化之的社會意義,唱出了現代人在都市生活中的無奈與彷徨、醒悟及堅強。

 此時,台灣對於我來說,更多的還是那些好聽的歌與喜歡的歌星而已。國與不國,獨與不獨,其實感覺好遙遠!

 1999年的夏天,大陸正好在取締法輪功的時候,整個暑假的電視鋪天蓋地全是法輪功的新聞,新聞播音員義正嚴辭,義憤填膺似的宣讀中央決定。那段時間基本上在電視上看不到台灣新聞。

 依稀記得是9月快開學了,無意中看到電視新聞有一則「痛斥」兩國論的新聞。這才知道台灣出了個兩國論,也才知道已經出來兩個月了,大陸都鬥爭了好一段時間了,才沒讓國民黨把兩國論寫進黨章呢!

 後來,才意識到兩岸怎麼就成了兩個國家啦?國家的概念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太神聖了,中國,當然只能有一個了!看來老李還真是想搞台獨啊!著實氣憤了一把,從此就把他開除出李氏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