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在兩岸經貿文化論壇,國民黨副主席蔣孝嚴批評「部分大陸景點門票價格偏高」,中國國家發改委坦言部分遊覽參觀點確實存在門票價格偏高等問題,未來將進一步加強對各地門票價格管理的指導和監督,將推動具備條件的遊覽參觀點免費開放或低票價,滿足民眾旅遊消費需求。

 門票貴:因需求彈性小

 蔣孝嚴的論點:大陸景點觀光費用非常高,如所有的寺廟都收費,普陀山每個景點門票都在40元以上,而台灣沒有一個寺廟要收費。寺廟等歷史景點是老祖先留下來的,不應該收高費用。黃山、張家界、九寨溝等都是自然創造的景色,是中華兒女共同享有的,不應收取高達300元門票。這代表普羅階級的心聲。

 大陸的旅遊業在經濟發展的帶動下,一直是內需重要的產業,門票是地方重要的收入來源。「門票經濟」發展模式,是在一個特定的旅遊市場內,經營者和管理者以收取門票為主導盈利模式和管理方式的旅遊經濟體制。門票收入成為景區依賴的經濟收入,部分景區收入甚至被用於補充地方財政收入。

 經濟學的討論,最簡單的觀點就是需求彈性。如果需求彈性小,亦即不會隨著價格變動而影響太多需求意願,則票價的提高,需求不會減少太多下,整體收益會大大增加。大陸人民所得提高後,願意到處走走看看,因此需求彈性極小,票價提高,自然收入增加,各旅遊景點也就紛紛提高門票。不過門票的再怎麼提高,基本上還是在可容忍的範圍。

 致命傷:多宰人的陷阱

 其實另一個致命傷是,大陸旅遊景點充滿「宰人的陷阱」。由於景區所在的地方管理觀念落後,景區管理措施不到位、監督跟不上,缺少必要的法規制度,加上地方保護主義嚴重,出現問題一致對外,宰人現象極為普遍,讓廣大遊客蒙受許多金錢損失和重大心靈創傷。

 例如,寺廟燒香等同打劫。一般小廟一柱香少則幾十元,多則上百元。大廟,最細的一柱香就比胳膊粗,最粗的一柱香比碗口粗,長都在一米二左右,一看就不是燒香,是燒錢。不願燒香,那想說捐點香火錢,聊表心意,可是一翻開道長的本子,赫然寫著捐者姓名和錢款:xxx,籍貫xxx,3600元……,捐款數目沒有小於1000元的。不捐?道長不高興。眾人環視下,不知該如何進退。

 一些景區名店也是陷阱累累。玉器寶石,證書掛滿牆,彰顯各式的證明,童叟無欺。服務員也會說是絕對的真實與便宜。但事後證明不是仿冒膺品,就是離譜的價格。如果有藥材,更要小心,因為切片磨粉後,不能退貨,不能不買,結帳的價格可能跟你原來認知的大相逕庭。

 少數民族的民俗風情村更成了民俗陷阱。參觀的獻花奉茶,可能都得破費。介紹民俗婚姻,不知不覺你會成為婚禮的當事人:送入洞房,就是伸手向你要紅包;不把錢給夠,甭想出洞房。最後忍痛掏大洋是把自己給贖回來,但少則五六十,多則上百元。

 這些亂象是蔣孝嚴不會遇到,但卻是台灣的背包散客經常遇到、甚或連大陸的外地人都受不了的。大陸中央的發改委、地方的公安,都應該嚴正以待。

 (作者為台大經濟系教授,台灣競爭力論壇總召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