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圖

 近來農民夜宿凱道引發國人對農地變更的關注,但願台灣社會可因而擴大對農村農業的全面關懷。農的問題並不局限於農業縣,今年即將進行選舉的五都之中,台中、台南與高雄三個直轄市在改制過程中都併入了相當規模的鄉村土地,未來在施政上顯然將面臨與台北市或新北市截然不同的課題,它們能否因此經營成另種風貌的直轄市,既是挑戰也是機會。

 台北市與新北市經過四十年的發展,現今已充分都市化,其人口絕大多數都住在都市計畫區內(台北市全部而新北市為九五%),其從事農業的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也都低於百分之三。相對的,南中高三個直轄市,其轄區內都還有百分之十到十五的人口居住於非都市土地,農業人口佔全市人口的比例也在一成上下。進一步看,這三個直轄市的非都市土地佔全市面積甚至達到六成以上。顯見未來它們都必須積極面對三農(農業、農村與農民)問題。

 長期以來受限於台北市的發展經驗,人們通常理解「直轄市等於百分百的都市」,因而不易想像另類兼顧城鄉的直轄市形態。如今三市擺在眼前的有三種選擇:延續過去的思維讓城市優先而鄉村做為其後備軍;其次,用都市的觀點大力建設鄉村以全面都市化為長遠目標;第三,體認城鄉公平價值並積極運用彼此的動能開展新視野。第一項選擇缺乏政治正當性,不易成為選項;第二條路則極可能在台灣發生,但它所鞏固的建設主義已不符世界潮流;我期待第三條路。

 要走上第三條路,新市府不僅應設立農業局、訂定完整的農業政策,更應與城鄉規畫單位共同努力,具創意地經營鄉村地區的土地,甚至將市府的更多部門動員起來致力於城鄉互助。如此不僅可以讓三市有別於台北都會,同時,其在鄉村區的作為也可能成為台灣其他農業縣的參考,甚至還可能帶頭影響中央的三農政策。以下由三方面進一步申論其可能性。

 首先,未來市政府同時兼管鄉村土地與都市化地區,可以在體制上無隔閡地處理城鄉議題,積極促成城與鄉之間的合作與互利。譬如,建立直接的農產運銷管道,讓城市地區優先採購本市的農產,一則可以減少管銷成本回饋農民;另則減短運輸路線,正是落實縮減食物里程的具體做法。更進步地,這些城市甚至可以計算自身的「糧食自給率」,透過政策來逐步提高,走在台灣的先端。

 其次,在城鄉規畫上,市政府也有機會扭轉長期以來偏重都市計畫而忽略鄉村規畫的現象。改制後可以在規畫上配置更多專業人力,兼管城市與鄉村地區,因此可以預期未來的直轄市將比一般農業縣有更多的專業力量投入鄉村規畫的事務,其結果將可創造出更細緻的計畫來引導農村與農業發展。如此,有好的農業政策、細緻的農村規畫以及對農民的支持,假以時日,三個直轄市的三農政績不難成為台灣農村發展的新標竿。

 第三,中南高三市比較起來並沒有台北都會區那麼高的發展壓力,因此,相對有機會落實「城鄉公平價值」的理念,讓鄉村保有自己的自信,成為不同於城市但有同等價值的存在。如此,積極宣揚鄉村不同於城市的價值,除了農的文化之外,更凸顯鄉村肩負的生態保育、文化傳承等等任務。透過學校教育與成人教育的系統,有序地引導都市人前去鄉村學習、體驗、交友。如此,一個有城有鄉的直轄市,毋寧是更健康更符合「多樣性」的人類棲地!

 由農與鄉的角度看,中南高三市的政見應該截然不同於北。期待各黨候選人能敏感到此差異,從中發展並宣揚嶄新的理念。如此,或許有機會打開一種城市的新視野,既符合當前最先進的綠色理念,又能為台灣重城輕鄉的舊習找到扭轉的機會。

 (作者為台南下營人,台灣農村陣線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