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總統宣布成立廉政署,輿論多從該署是否與調查局疊床架屋著眼,個人倒是擔心:廉政署會否因搶「績效」,而增加不必要而更多的社會成本?

 大家應認同「防貪」比「肅貪」重要,但「防貪」難以量化,所以廉政署的「績效指標」一定是破了多少案、起訴多少人,同時為了「抓大尾的」,起訴高官積分也會較高。因此只要有一點蛛絲馬跡,配合錄音蒐證,公務員就可能遭起訴,造成貪瀆起訴增加,但「定罪率」可能跟現在一樣仍偏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