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打鼓吧  ▲將海邊撿到的定置漁網浮筒和漂流木,做成非洲鼓,台東一群阿美族小孩跟著玩了起來,由於阿美族語中浮筒叫做「pawpaw」,「寶抱鼓」因而誕生。圖為擊樂家何鴻棋和台東阿美族寶抱鼓隊。(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提供)

 一顆鼓能夠改變什麼?台東比西里岸社區原是一個貧困的阿美族部落,村中孩子輟學者多,三年前村裡成立「寶抱鼓隊」,為這群孩子打響希望。寶抱鼓以回收廢棄物製成,聲音不敵「真」鼓,孩子天生的節奏感,卻讓垃圾響叮噹。朱宗慶打擊樂團副團長何鴻棋,來此一遊受感動,如今每兩周南下義務教學。

 何鴻棋說,「在他們身上看到過去的自己,我國中就讀放牛班,鼓給了我未來。」

 「何鴻棋與寶抱鼓隊」二十三日剛結束在台東市誠品書店的演出。看著興奮又緊張的孩子,何鴻棋想起數周前,「寶抱鼓隊」在台東大學演藝廳登台,排練時有位團員腿部不小心受傷血流不止,送到醫院縫了幾針後,堅持忍痛上場,「因為他不想錯過能在正式音樂廳演出的機會。」

 三年前,「擊樂家」、「音樂廳」是這群小孩,從沒有想過的詞彙,他們的父母大都在外地工作,由家中長輩隔代教養。比西里岸社區雖然緊鄰觀光景點三仙台,但因社區入口為墓地,平時乏人問津。不願看到部落蕭條下去,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陳春妹,找來居住在台東都蘭村的阿美族藝術工作者范志明,商討能為年輕一代做什麼。

 范志明的藝術頭腦加上巧手,將社區海邊經常撿拾到的定置漁網浮筒和漂流木,做成非洲鼓的樣貌,村中小孩見有趣跟著玩了起來,由於阿美族語中浮筒叫做「pawpaw」,以阿美族圖騰裝飾的「寶抱鼓」因而誕生。

 今年四月在公益平台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的安排下,何鴻棋來到台東。在回程路上,嚴長壽突然想到「三仙台好像有個鼓隊」,問他要不要去看看,「十幾個小孩拿著鼓,就在我面前打了起來,打得整齊節奏感又好。」

 何鴻棋現場示範,秀了幾下。專業級的鼓聲一響起,團員聽傻,用很哥兒們的口氣說,「老師你打得不賴哦!要不要來教我們。」何鴻棋回敬,「只要你們肯練,我就來。」

 五月十五日是何鴻棋在比西里岸的第一堂課,他教學嚴格,一上就是六小時,「他們眼神從一開始的呆滯,到後來有自信充滿笑容,是我最大的成就。」鼓隊二十位成員,最小國小四年級,班長年紀最長二十二歲,因為家庭環境不好多次輟學,目前才就讀高一,「我跟他說只要他高中畢業,我就送給他一顆真的非洲鼓。」

 打鼓、演出逐漸成為這群小孩的生活目標,何鴻棋說本來這些小孩的父母,認為打鼓又不能賺錢,還是幫家裡下田、捕漁比較實際,直到有一次總統馬英九在治國周記中提到「寶抱鼓隊」,家長們才驚覺打鼓也可以變「偉大」。

 何鴻棋強調,他的理想並非培養每個小孩成為擊樂家,而是透過打鼓的過程,建立他們的認同感,有了自信走出自卑,未來從事任何行業都不會輸人。因此在課堂中,會聽到何鴻棋大聲喊著,「我視你們為國際級的樂團,所以我用國際級的標準來衡量你們,如果你們覺得自己很爛可以不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