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8月,我在廣州番禺打工進了一家台資企業,是一家食用養菌廠,在當時面試有幾十個人,台灣人事主管選了包括我在內6個人。這個台灣同胞很另類,個子高,臉上有麻子且黑,最特別的是他留著像女人樣的「馬尾」。對我們進行半個月的「軍訓」,我手忙腳亂老是出錯,常被人事主管點名,出盡洋相。

 我那時身單力小,手又笨,幹活很吃力。多虧廠裡的生活好,包吃包住,每月還加餐一次,雞魚肉,啤酒飲料,最後還有水果。那是我遇到過生活待遇最好的工廠,後來10多年的打工生涯裡再也沒有遇到那樣好的生活了,非常懷戀。

 但是工廠管的太嚴,不准員工出廠,導致發生罷工事件,老員工走了一大半,生產受到很大的影響。不久,我的工作不順心,也準備辭職。在辦公樓裡遇到台灣人蕭總經理,他問我為何要走?我說:「幹工作很吃力。」他說:「慢慢來,會適應的」,他又說「中國那麼大,有十幾億人口,你從內地來打工,我從台灣來投資辦廠,我們有緣才走到一起的,你說是不是?」我被感動的只能說「是,是」。後來我的工作是做全廠的清潔衛生。

 有一日不加班,我去逛街,在花台邊碰到台灣人事主管,他和我打招呼說「去拍拖啊」,我當時並不知拍拖是啥意思,我傻樣的問他啥意思,他說「和女孩子談戀愛呀。」我作驚訝狀說:「沒錢不行哦。」我的手還作捋錢狀,把他逗得哈哈大笑。

 又一日,晚上我出去,他看到我,向我招手,我向他走過去,他把我叫到辦公樓牆角邊,指著一堆盒子對我說:「這是我穿過的幾雙鞋子,不太舊,你拿去穿吧。」我說:「不用,我有鞋子穿,謝謝!」其實我當時穿的拖鞋,他見我拒絕,很尷尬。我也覺得有點不好,就看見有一個鞋盒上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出品,我作驚訝狀地說:「你穿我們軍隊的鞋子哦。」他笑說「你們軍隊的產品品質還可以哦」,我再次向他表示感謝,便逃也似離開了。從那以後,他再看見我不開玩笑了,也不說話了。

 1996年底,我不想一直在那個廠裡搞衛生,寫了辭工書交到台灣人事主管手上,他問我「你在這裡幹得好好的,怎麼要走?」我說:「我不可能一輩子就幹掃地的活啊。」他說:「有道理,你要走,我批准了。」我向他鞠躬說謝謝。

 後來,不知多少次從那個廠門口經過,無論騎單車,還是坐公交車,我都會回頭望望這家我曾經工作的台資企業,祝他生意興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