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博會台灣館。(本報資料照片)
■廖咸浩(國立台灣大學主任秘書,前台北市文化局局長)

 第一屆世博1851年在倫敦海德公園中的「水晶宮」展出,當時的主題叫做「全球各國工業產品大展」。從當時的主題到今年上海世博的主題,其間的轉變不可謂不大。大約是從1993年韓國大田世博開始,主題開始由讚美科技進步造福人類,一變而轉向「永續而綠色的發展」(sustainable and green development),並持續至今。

 今年上海世博的主題Better City, better Life也賡續過去幾屆的理念,以綠色與永續為城市的未來把脈。然而,雖然過去17年6屆的世博都能在主題上反映最進步的思考,但這兩個元素是否真的在世博中起了作用,甚至讓遊客能感同身受,不但坐而思且起而行,卻讓人尋思。

 從上海世博看來,第一屆所設立的主軸──「展示國家實力」──迄今沒有太大的改變。甚至我們可以說,就國家館的內容而言,品牌化國族(nation-branding)的企圖可謂於今尤烈。博覽會結束後,大部份館舍要拆除,在資源上的浪費更是反綠色而行,所幸有英國、西班牙館等以綠色與永續來展示國家實力的國家館,使得觀眾在參訪過程中,不但感覺到這些國家的豐富內涵,更可以透過它們瞥見來自未來的曙光。

 如果撇開主題不論,有些館在文不對題的狀況下也仍有可觀,如義大利館或沙烏地阿拉伯館。義大利館尤其在所費不高的狀況下,以最精簡的方式,把義大利人的生活品味與設計能力做了最有力的呈現。其他聊備一格的國家館如印度館,則讓人為之惋惜不已:以印度的傳統的文化實力及新近的經濟發展,理應是這個發生在亞洲的博覽會的要角,但卻在規劃上讓人無法看到印度的長處,甚至被一進門的藝品店簡化了印度的形象。

 中國當然是這次的焦點。園區的規劃,包括跨黃浦江的片區、全電動車的公共運輸等,皆有巧思。而主題館、中國館及企業館則都是中國向世人宣告「我已再起」的事證,但是以世博躍登世界文化頂峰的夢想似乎還有待時日。首先,外國觀光客(包括日韓等鄰國的觀光客)如鳳毛麟角的狀況讓人百思不解,因為,如果世界博覽會只能用來滿足了國內人民的知識欲或體驗欲,勢必讓世博的各種效應大打折扣,如計程車司機抱怨無利市可發就可見一斑。接下來的幾個月,如何讓外國觀光客對世博心動,必然是大陸主辦單位的重要課題。

 至於完全由台灣民間企業之贊助興建與管理的台灣館,能在世博現身已不容易,因此國人多半歡喜看待:台灣館小巧精緻的外觀果然頗有台灣的迷人風格。但台灣豐厚的軟實力如何能藉此機會讓全世界看到,相信也是不少國人有所期待於台灣館、而我在匆匆行色中無法立即論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