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義女高音朱苔麗與男低音田浩江彩排歌劇《畫魂》。(本報資料照片)

 從1994年由中國導演黃蜀芹執導、鞏俐與爾冬陞主演的電影,到2006年由香港關錦鵬導演、李嘉欣及胡軍領銜的電視劇,再加上甫於2010年於台北國家劇院進行世界首演的歌劇,儘是改編自中國作家石楠的原著小說《畫魂》,勾勒出民初女畫家潘玉良的傳奇一生。

 潘玉良究竟有什麼本領引起兩岸三地競相改編?本姓張的玉良,目不識丁,原是江蘇妓院的青樓女子,因潘贊化的救助下,脫身煙花,嫁給贊化為小妾並改姓潘,進入上海美專學畫。而她一幅裸女畫,在民初風氣未開的年代引起軒然大波,更逼得女模特兒跳樓自殺,因此在美專校長的推薦下,與知己好友王守義前往法國學畫,漂泊終身,終究換得中國女性畫家第一人!

 由錢南章作曲、王安祈編劇的歌劇版《畫魂》,今年7月首演時端出中國最頂尖的男中音田浩江,搭配台灣最知名的女高音朱苔麗,耀眼非凡的明星組合,的確為這齣歌劇在推出前預先注入強心針,首演票房幾乎滿座。在看多聽多國內外所謂的「現代歌劇」,創作手法往往為了標新立異而不知所云,但歌劇《畫魂》的首演成績,卻是令人讚嘆!

 京劇編劇家王安祈的文本,捨棄了其他版本當中相當精采的潘家正房與小妾之爭,專注於潘玉良與潘贊化的夫妻之愛,並昇華了王守義這位暗戀玉良的男高音角色,也企圖展現玉良與當時社會之間的衝突。然而作為一齣歌劇,《畫魂》少了衝突的戲劇效果,在第2幕女模特兒之死達到最高潮後,第3幕在巴黎的求學過程、及第4幕回到上海遭遇爭議又回巴黎,劇本結構就顯得欲振乏力。

 所幸《畫魂》擁有錢南章的音樂,聆聽上是一種驚艷,這絕是不賣弄學術或技巧的作品,而是回到「庶民」的如歌旋律,動聽也動人。錢南章極具巧思地將威爾第歌劇《茶花女》的「飲酒歌」融入潘贊化造訪巴黎的迷惑,或者在第一幕的回憶片段,也把中國傳統戲曲諸如崑曲、京韻大鼓、京戲融入,可惜這些東方元素太過零碎而讓人稍嫌不過癮。

 在詮釋上,香港指揮家葉詠詩與NSO的表現中規中矩,法國導演德尚的執導功力則見仁見智。女高音朱苔麗的扮像與潘玉良自畫像有驚人的相似度,雖然她已過了聲音的顛峰時期,但仍顯露出名伶風範。最難能可貴的是田浩江,這是他首次來台演出,讓台灣觀眾見識到身為縱橫紐約大都會20年聲樂名家的絕讚實力,而同樣來自中國的男高音徐林強之高音也令人難忘。

 「請畫出我的身,讀出我的心…」潘玉良如是說,所以我們在歌劇最終見證到女主角踏在海波上,唱出「一點燈紅,遙寄故人,我的家庭,我的家人,潘.玉.良」,整齣歌劇以潘玉良三個字做終結,那種震撼力,勝過千言萬語。

 (歌劇《畫魂》。錢南章作曲,葉詠詩指揮。女高音/朱苔麗,男高音/徐林強,男中音/巫白玉璽,男低音/田浩江。7月8日國家戲劇院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