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027期

 由於合併公司又有員工跳樓釀成話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說了重話,揚言台灣似乎不歡迎鴻海繼續投資。不過看了本期《中國新聞周刊》的人,可能會認為郭台銘只是為離開台灣找個下台階而已。

 富士康很早就準備往更低廉勞力區域布局,連串跳樓事件,只是讓郭台銘提前行動。在深圳廠區,富士康正在將近40萬員工逐漸削減至10萬到15萬。從深圳到河南,從昆山到重慶,富士康一路攻城拔寨,地方政府紛紛向其拋出橄欖枝,為爭奪這個巨型企業暗戰不休。

 對於深圳,富士康已是低附加值的雞肋;而之於中西部,富士康卻是GDP寵兒。中國的地域差異消弭了這家勞動密集型企業的轉型壓力。《中國新聞周刊》指出,富士康向內地城市的持續擴張,是為了追逐更低廉的勞動力和更優惠的條件。但在種種表象之下,富士康與地方政府的政企聯盟之中,其實有更為隱密的利益來源和利益分成模式。借由富士康的北遷之舉,透視這種分成模式,或許可以從中檢視中國發展模式的深層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