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i-Parents父母皆禍害」網路討論小組成員,已超過萬人。(網路截圖)
 兩代情.情難解  ▲「父母皆禍害」小組中,大多數成員的父母都是小學老師。(新華社)

 近來,大陸豆瓣網上一討論小組引發輿論關注,因為它有一個驚悚的名字「Anti-Parents父母皆禍害」。「禍害」,被這批大陸80後(7年級生)子女用來形容他們的50後(4年級生)父母,有人認為這個名字大逆不道,但也有人認為,這不過就是兩代之間的代溝表現。

 大陸80後和50後這兩代之間,思想有極大落差。今年6月,「開心網」一項關於大陸兩代人關係的調查結果顯示,大陸50後一代父母最大的問題是:控制慾太強,不尊重孩子隱私。

 成員多受父母忽視

 「父母皆禍害」創建於2008年1月18日。今年7月初,這個小組成員還不到7000人,現在人數已經過萬。小組成員大多是被家長忽視或者傷害過的孩子,是「一群在父母子女關係中受到挫折、苦苦思索出路的年輕人。」

 雖然這個小組的名字聽起來相當大逆不道,但他們的創建宣言強調:「我們不是不盡孝道,我們只想生活得更好。在孝敬的前提下,抵禦腐朽、無知、無理取鬧父母的束縛和戕害。這一點需要技巧,我們共同探討。」

 小學教師的子女

 據「父母皆禍害」小組組內調查,其成員普遍是生於1984之後的大陸獨一代,傾向於相信世界是以自己為中心的;從小便開始接觸網路,沒有什麼不可接受的觀點,也沒有什麼不容置疑的權威。

 而他們的父母多為小學教師,最愛看央視。禍害,這個詞對於他們而言,只用來形容過萬惡的舊社會,美帝國主義。他們極不擅長使用網路,因此幾乎不可能加入這個小組,與兒女們打一場自衛反擊戰。

 《南方周末》報導,在大陸,這些教師父母曾被喻為「人類靈魂工程師」,但在他們子女眼中卻是一群「僵化的國家教育機器的最末端執行者」,他們「逃得掉沉悶無趣的小學,卻永遠也別想從父母那兒畢業」。

 「父母皆禍害」出自英國作家尼克.宏比(Nick Hornby)的長篇小說《往下跳》(大陸譯為《自殺俱樂部》),書中少女潔西在姐姐出走後,與陷入神經質的母親及任教育部長的父親關係愈發緊張,在小結自己失敗的青春期時,潔西如是說。2006年,張坤將這本小說翻譯成中文,並推薦至豆瓣網。

 2008年1月,在一名豆友(豆瓣網友)邀請下,張坤加入了「父母皆禍害」這個新成立的小組,並擔任小組管理員。在她看來,熱衷於加入志同道合的組織,或乾脆自己成立一個組織,語不驚人死不休,都不過是大陸年輕一代爭取話語權的一種方式。

 年輕一代爭取話語權

 28歲的方馨(化名)是「父母皆禍害」網路討論小組的成員之一,在加入這個小組之前,她已經向父母「宣戰」了14年。

 方馨的母親是小學語文老師、班主任。小學高年級時,方馨曾在課堂上舉手質疑母親:「要麼是魯迅寫錯了,要麼是國家教委編錯了!」結果母親當場發飆:「魯迅怎麼會錯!國家教委怎麼會錯!」堅決不認錯的方馨最後受到最高處罰,在全年級面前高聲朗讀檢討書,重複3遍「是我錯了!」

 除了母親,方馨也總愛和父親唱反調。方馨的父親是火車司機,性格溫和、隱忍,唯一不可忍受的是既定的生活節奏和規矩被打破,但偏偏方馨看書看到興頭上,就不願按時睡覺、吃飯,這讓生活規律的父親無法忍受。

 父母想法非黑即白

 這是大陸一對50後父母的典型面孔。自有記憶開始,他們便接連經歷各種政治運動、天災、人禍,國家政策與生存需要使他們各自擁有眾多兄弟姊妹,只有互助才能生存下去,這培養了他們對集體主義樸實而忠貞的信仰。

 方馨一家生活在鐵路家屬區,那是一個自成系統的獨立王國,從鐵路運輸法院到醫院到小學、中學一應俱全,這導致他們天生對組織與單位持以高度的依賴與信任;他們喜歡用「不三不四」來責怪方馨的非主流想法,在他們的認知體系中,世界本來就是非黑即白,不姓「社」(社會主義)就姓「資」(資本主義),他們從小就被告誡只能以辯證唯物主義武裝腦袋,解釋經濟、政治、美學、新聞。

 為下一代安排一切

 他們年少時就被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因此,在80後子女面前,他們之間可以交流的話題甚少;最嚴重的問題在於,他們已習慣於生活、就業、房子、生育統統被國家有計畫地安排好,他們也就習慣性地想為下一代安排好一切。

 在「父母皆禍害」小組裡,父母是小學老師的豆友回憶往事,怨氣難平,「卷子還是熱的,我媽就把我叫去大罵一頓。」也有人說:「老師的孩子特別倒楣,父母老拿班上年級裡第一名跟他們比,我經常在老師辦公室看到他們哭喪著臉的子女,而且完全不管周圍有多少人。」

 在他們看來,小學老師,不管是被迫無奈或主動隨著教育大機器把活潑聰明的孩子教「死」,他們最深重的罪孽在於「自己被洗腦就算了,還對小學畢業N年的兒女進行持久性的無孔不入的禍害」。

 (文轉C3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