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大陸50後一代而言,以前,集體主義是他們的信仰,現在,兒女成了他們唯一的信仰。(新華社)
 時代.印記  ▲大陸50後父母習慣以自己當時舊時代的思想教育80後孩子。(新華社)

 (文接C2版)

 方馨從14歲開始和父母「對抗」,除了不按時吃飯,不看央視新聞聯播,不看春晚,不入黨(中國共產黨)之外,還選擇就讀遠離家鄉的學校。

 初中畢業後,方馨便考入外地重點高中,如願以償開始獨立生活。每周,方馨都會收到母親的來信,那是標準大陸小學生作文體的文風,比如:「香港準備回歸祖國大陸了,我和你爸爸都為是一名中國人而感到自豪」;「你即將迎來高考,我們都為你的刻苦學習精神感到驕傲而又擔心……爸媽相信你一定會長成國家的棟樑。」

 2000年,方馨考入北京某名校。2年後,父母到北京看她,方馨正想著該帶他們去宋莊,還是到東直門附近的劇院看場話劇,母親卻要求先去天安門和毛主席紀念堂。

 站在毛主席的水晶棺前,方馨的母親哭了,「她說,當年我作為紅衛兵串聯到北京,還幸福地親眼見到他在天安門上招手。」

 2004年,方馨大學畢業留京工作後,一度緩和的家庭關係又開始變得緊張,原因是父母執意搬到北京同住,並將家鄉的房子賣掉,供女兒女婿提前還完房貸。「好幾十萬的高利貸啊!」父親至今還不習慣貸款這個詞彙,「欠人家這麼多錢,你們晚上睡得著嗎?」

 不敢預支未來

 大陸絕大多數普通的50後父母至今還住在單位的福利房裡,他們並不習慣欠人錢,不用信用卡,不敢預支未來。但方馨與丈夫抗拒用父母的錢,對長期同住也感到不便。

 1年半前,方馨與父母又再次起了爭執,導火線是父母認為她該做媽媽了。到北京不久,母親就開始催促方馨生孩子,並在搶著做完一切家務之後,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團毛線,開始為不知何年何月才會誕生的外孫織毛外套。

 「以前,集體主義是他們的信仰,現在,兒女成了他們唯一的信仰,」方馨說,「母親總說,父母活著的意義,就是為子女服務。」

 然而,計畫外的懷孕加上信奉天主教不得墮胎,方馨最終決定生下孩子,而這也讓方馨父母首次體會到女兒沒入黨的「好處」。

 方馨在大學期間決定皈依天主教時,曾一度與父母發生嚴重分歧,父母認為,「信上帝有什麼用?」而且,早年的教育讓他們堅信,一切宗教都是唯心主義。如今,「矛盾就這麼輕易地被一團肉乎乎的嬰兒解決了。」方馨笑說。

 成員流動性很大

 生產後,方馨將大部分精力投注到了女兒身上,她開始拜託同學從香港快遞奶粉;甄選嬰兒早教機構;極力遊說父母不要一次還清房貸,將手頭餘錢買套學區房,讓女兒從小學到大學,都能上北京最好的學校。「母親那時就笑了,」方馨說,「說我還不是和他們一樣,將自己期待的模樣,早早就強行施加到了她可憐的外孫女頭上。」

 當媽媽的方馨每天上網的時間大大減少,她也很少再去逛「父母皆禍害」小組了。「父母皆禍害」管理員張坤注意到,2年來,小組成員的流動性很大,每天都有新人加入,每天也都有人悄悄離去。

 網友在小組裡發洩

 「父母皆禍害」小組規模在豆瓣網屬中等偏上,話題每天都在更新。而在小組的首頁上,諸如「你是否在重複父母的錯誤」、「教你如何同父母對峙」、「他們將孩子當做一個『物』,而不是人」、「讓我們不要重複他們的失敗人生」等被認為具有指導意義的10個帖子則長期置頂。

 作為管理員,張坤的職責是刪除有人身攻擊的過激帖子,不過經她刪的帖子並不多,因為她認為這個小組存在的最大意義就是發洩。

 批判父母教育方法

 《西安晚報》也指出,在這裡,每一個小組成員說的最多的還是自己在父母跟前遭遇的心理傷害和對父母教育方法的批判。

 7月18日,網友「迷霧的眼」在小組裡發了一封名為「大家說說至今父母做的最讓你生氣的事」帖子,講述自己的經歷:小時因為太淘氣,把我扔到了寄宿學校,給我留下的陰影太大了。記得我情竇初開的時候,偷偷買了一本言情小說,其實說那是言情小說都過了,就是那種青春文學,我媽看見了,狠狠甩了我一個耳光,把那書一頁一頁撕得粉碎,往我身上一撒,當時我哭得一塌糊塗,並不是因為那耳光多疼,而是她撕碎了我那顆懵懂的心。一輩子都忘不掉那些冷嘲熱諷。

 網友「babyblue」也深有同感,「他們永遠在替我做選擇,替我過人生,美其名曰:愛。不讓她插手干預就是不孝。每天掛在嘴邊就是一句話:還不如當初生下來的時候當個蛋吃了還補!」

 大陸50後父母總是習慣用自己時代留下的印記來教育子女,也用自己的生活思維來規定子女的前途,導致80後子女的叛逆,也造就了「父母皆禍害」。

 然而,儘管子女們仍在網路上「批評」父母,但時至今日,方馨以及其他「父母皆禍害」成員們的父母們,看得最多的電視節目仍是新聞聯播、春晚、黃金時段的主流電視劇;讀得最多的報紙,仍是當地黨報、都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