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拉克颱風來襲,造成八八水災,南台灣整個泡在水裡,人民欲哭無淚啊~
1944年,二次世界大戰進入尾聲。剛從「台灣總督府測候技術官養成班」畢業的首位台籍氣象官周明德,被派赴設立不久的彭佳嶼測候站從事氣象觀測。在島上的日子,他曾親眼目睹日本聯合艦隊向南駛去,卻一去不復返;稍後在新高山(玉山)測候站的歲月中,他更站在東亞最高峰上,看著美軍轟炸機從東而來轟炸台灣本島。

 1944年,二次世界大戰進入尾聲。剛從「台灣總督府測候技術官養成班」畢業的首位台籍氣象官周明德,被派赴設立不久的彭佳嶼測候站從事氣象觀測。在島上的日子,他曾親眼目睹日本聯合艦隊向南駛去,卻一去不復返;稍後在新高山(玉山)測候站的歲月中,他更站在東亞最高峰上,看著美軍轟炸機從東而來轟炸台灣本島。

 氣象專家說,從事氣象觀測在戰爭期間最艱難,因為在躲砲火保命之際,還要不間斷地記錄氣象變化,也因此台灣才得以保留珍貴的百年氣象資料。

 周明德1924年出生於人文薈萃的淡水鎮。1942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不久,台灣總督府當時深感專業氣象人才不足,因此在第6期「台灣總督府測候技術官養成班」招生中,破例招收台籍學生。當年剛從淡水中學校畢業的周明德,成為第一批接受氣象專業知識的台灣人,更成為首位台籍氣象官。

 1943年,周明德從測候技術官養成班畢業後,立即投入氣象工作,在短短2年內,先後被派赴花蓮港測候所、彭佳嶼測候所、台北氣象台和新高山測候所,任職的氣象單位涵蓋都市、東部、高山和離島,可說對台灣整體氣象狀況有了親身的體驗。

 周明德曾透露,二次大戰期間,日方擔心氣象資料遭敵人竊用,許多氣象資訊都被列為機密,特別是颱風預報,都不會對外公佈。但當年有一個威力強大的颱風襲擊台灣,造成相當嚴重的災情,台灣總督府自此決定將颱風警報對外發布,提早做好防颱工作。

 他還透露,戰爭末期台灣總督府氣象台曾派遣一組人員赴西沙群島紀錄南海氣象。可是戰爭結束後,國民政府和日本交接時,卻遺忘了這一群人。等到幾年後想到時,派人去尋找已不見任何人蹤跡了。

 戰後周明德被任命為新港測候站(今成功氣象站)所長,成為第一位擔任測候所所長的台灣人。周明德在1958年轉調民航局台北航空氣象站(今民航局氣象中心),一直堅守在氣象崗位上直到1981年退休。

 退休後,周明德與家人移民美國,並開始專研台灣鄉土史。2007年,周老懷抱著落葉歸根的心情,返回故鄉淡水定居。與周明德是忘年之交的師大地理系助理教授洪致文說,周明德以一個氣象工作者的身分,退休之後寫很多跟氣象發展有關的著作,特別是研究歷史事件與氣象的關連,比如說,日本發動珍珠港事變時的氣象因素等。

 周明德還有一件為人樂道之事。在他就讀淡水中學校的時候,與前總統李登輝是同班同學。至今周老仍清楚記得,在他淡中三年級一次體操課中,與李登輝分到同一組練習相撲,體型壯碩的李登輝幾秒內便將他摔倒,而且他還一頭撞昏過去。等他醒來,在一旁著急的李登輝連忙向他致歉。這段故事,也是周明德對這位總統級老同窗的最深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