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叔琪今年7月在亞洲射箭大獎賽台北站的反曲弓女子組金牌戰中,擊敗韓國選手奪得金牌。(本報資料照片/鄭任南攝)
 高人一等  ▲射擊好手杜台興,曾代表國家參加百餘次國際性射擊比賽,總共拿下金牌12面、銀牌12面、銅牌3面,還一度被列入世界8強。(本報資料照片/鄭任南攝)
▲1935年,台南第二高等女學校學習射箭的學生,當年所使用的弓,高度足足有兩公尺。 (台南市文化基金會「台南人百年老照片資料庫」提供,原始出處為台南女中)
 神射手  ▲中華奧運男子射箭隊2004年在雅典奧運團體賽中奪銀,左起為劉明煌、王正邦、陳詩園。(本報資料照片/陳怡誠攝)

 射箭是人類最古老的運動之一,但在台灣的系統性發展卻比射擊稍慢。一九五四年蔡白生就已代表我國參加馬尼拉亞運,台灣射箭選手卻直到一九七二年才參加慕尼黑奧運。盡管如此,射箭表現卻比射擊「後發先至」,如今成績已在世界名列前茅。 國民政府遷台後嚴格管制槍枝、彈藥,為何射擊運動能夠順利開展?

 華僑軍警打先鋒 立汗馬功

 「早期主要是靠華僑,像蔡白生是菲律賓華僑,吳道源是旅美僑胞,經濟條件較佳,且在僑居地就有練槍的環境。」擔任國手時為中華隊立下汗馬功勞、現任中華射擊隊總教練的杜台興指出,連續入選六次奧運國手的吳道源,在一九六六年曼谷亞運摘下三金,至今仍讓老一輩的射擊選手津津樂道。

 後來華僑選手逐漸減少,射擊協會則由軍方將領兼任理事長,選手變成以軍人、警察居多。像杜台興就是情報局出身,代表國家參加百餘次國際性射擊比賽,總共拿下金牌十二面、銀牌十二面、銅牌三面,還一度被列入世界八強。

 槍枝彈藥須報備 不利發展

 隨著時空環境變遷,原本器材昂貴,民間參與者多半為企業界人士的射擊運動,近年已逐漸走向基層學校,空氣手槍、步槍開始在高中以下札根。射擊協會理事長郭中興強調:「像女子空氣手槍就很有競爭力,也是亞、奧運的重點項目。」

 不過,由於槍枝、彈藥仍然敏感,即使是空氣槍,不僅取用要登記,攜出學校更要備妥公文並向警局報備,大大限制了校際交流或友誼賽。加上大運會、中運會並沒有射擊比賽,也壓縮了選手爭取保送升學的機會,凡此均不利於射擊運動擴大發展。

 射箭揚名在雅典 達到高峰

 相形之下,日治時期即已進入台灣的射箭運動,卻要到一九六○年代才開始有系統引進西洋弓及成立台灣省射箭協會。與射擊相同的是,早期射箭運動也被視為「貴族運動」,倡導者大都是醫生,其後社會經濟水準提升才打破藩籬。

 較晚發展的射箭,從一九九○年北京亞運就開始有獎牌進帳,二○○二年釜山亞運袁叔琪更擊敗地主南韓名將,贏得女子個人賽金牌;另外,男、女團體賽還有兩銀入袋。

 到了二○○四年雅典奧運,中華射箭隊在男、女團體賽分別斬獲銀、銅牌,台灣射箭運動的成就達到空前高峰。可惜的是,二○○八年北京奧運中華射箭隊卻鎩羽而歸,未能再接再勵。「台灣射箭選手的素質絕不會輸給其他國家。大比賽時會陷入低潮,主要是心理素質的緣故,遇到壓力可能就無法正常發揮。」如今已躍身世界級名將的袁叔琪,以親身經驗如此強調。

 強化選手心理素質 趕上國際

 男子射箭國手王正邦也指出,雅典奧運時很少人注意射箭隊,出國比賽心理沒什麼負擔,實力正常發揮就順利拿下獎牌。「後來射箭被各界視為奪牌重點,選手們嘴裡說沒壓力,到了比賽現場才發現壓力確實很大,於是都沒射出正常水準。」

 射箭協會祕書長邱炳坤的評價則堪稱公允:「經過長期耕耘,我國男子隊的成績都固定在世界前五名,女子隊也擁有一定的競爭力;與國內其他運動相比,這些成果是難能可貴的。」

 鄰近的中國、南韓能長期稱霸射擊、射箭,在於這兩項運動不受體型限制,因此只要發展方向正確,強化選手心理素質,台灣當然也有機會迎頭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