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與南韓廿五日舉行聯合軍事演習,目的是在天安艦遭擊沉後,給北韓一個強有力的警告。但是,反倒引發了中國的強烈抗議。原本美韓軍演是要在朝鮮半島的西側─黃海上舉行,而且還要有航空母艦參加;但中國針對此的強烈抗議,不僅是由副總參謀長馬曉天直接表達,而且還安排一連串對抗性的實彈軍演。逼得美方不得不把演習移至朝鮮半島的東側─日本海上舉行。

 這次美韓的軍事演習及其造成的影響,事實上有其深層原因,對東北亞安全情勢有長遠影響,我們認為值得進一步深究。

 首先,天安艦危機,讓東北亞情勢重新回到「類冷戰」格局。冷戰期間,朝鮮半島呈現出,北韓與中國共同對抗南韓、日本與美國的聯盟,雖然在九零年代全球冷戰結束,但是在朝鮮半島,對抗結構猶在。

 過去廿年間,我們也觀察部分改變,譬如南韓極力拉攏北京,雙方的經濟與政治關係逐步正常化,但是安全與軍事仍有鴻溝;我們也看到,美國與北韓斷斷續續的接觸,可是基本矛盾仍然存在,沒有達成協議。

 天安艦被擊沉之後,所有嘗試歸零,中共不肯背書南韓的調查報告,在聯合國制裁決議案中,主張要刪除對北韓不利的字眼;而美國對平壤施加比聯合國決議還要嚴厲的制裁,並加強與南韓的軍事演習。

 其次,美國希望藉著「危機意識」,重新掌控安全的主導權。美國近年來頗為擔心東北亞國家,特別是南韓與日本,會脫離美國主導的整體安全架構,這個安全架構冷戰期間對抗蘇聯,因應朝鮮危機;冷戰後對抗中國,因應朝鮮與台海危機,環太平洋演習今年擴大舉行,是呈現這種意志與能力。

 南韓在金大中與盧武鉉執政期間,與北韓修好,開始反美,雖然李明博政府一反過去政策,但是社會中仍然有強大的反美力量;日本自從去年民主黨執政後,為了討好選民以及迎合執政聯盟中的社會黨,鳩山政府一直不肯解決普天間基地遷移問題,讓美國擔心會步南韓後塵。

 天安艦事件發生後,韓國社會中保守力量復活;雖仍有質疑政府造假的聲音,但是已不足以否決政府與美國聯盟的政策。青瓦台決定暫時擱置歸還聯合指揮權的議題,美國則獎以召開二加二會談的形式,提升盟邦的層級。

 在日本方面,美國施壓下,鳩山內閣以辭職下台,恢復自民黨普天間基地舊案,新的菅直人政府表明要與美國、南韓協調安全政策。近日,前北韓間諜金賢姬到日本,就是在彰顯北韓綁架的日本人質問題,南韓與日本聯合導演這齣戲肯定再度激怒北韓。

 其三,中國不能容忍由美國主導、阻擋中國崛起的安全架構。美軍過去在黃海的軍演所在多有,但是現在的中國已不是過去的中國,臥榻之旁不容他國酣睡,黃海軍演雖然目標在北韓,但被認為是威脅到中國國家安全。

 不僅在黃海,還有南海,中國都堅持在兩百浬專屬經濟海域內,外國軍艦不得通行;美國認定這將大大限制其海軍行動的自由,不願遵行。有些海域因為屬於國際通行水域,如台灣海峽,中方睜一眼閉一眼,但是刻意靠近中國沿海的軍事偵察或演習,就會被認為挑釁。

 這一次的文攻武嚇,由年輕一代的解放軍將領們連番上陣,配合媒體宣傳,聲稱美國已經對中國實施「C型包圍」、「滿月包圍」;在演習方面,則傳出準備演練以地對地導彈「打航母」的項目。將近三個星期的過程中,沒有看到黨或政府的聲音,只有外交部發言人一再重複軍方既定的立場。這不禁令人擔憂,是否解放軍已經失控,「黨指揮槍」的原則開始鬆動?美國最後決定退讓,移轉演習至日本海,許多美國專家批評,這是一個很不好的先例,下次美軍要進入黃海就會更困難。有人建議,至少象徵性的,美軍船艦要轉至南韓西部的仁川,進行港口訪問。

 黃海軍演對抗,其實就是一場中美間的交手。中國普遍認為是一場勝利,因為不再忍氣吞聲,發出明確訊息;而且,美國也感受到問題的敏感性,所以做出了調整。現在,北韓也用這招,宣布如果美韓敢演習,將使用核子嚇阻武力。

 從深一層分析,我們認為,美國想趁機掌握東北亞的安全主導權,是既定的政策;也因此,未來的東北亞,必將導致一系列的緊張與衝突,馬政府應未雨綢繆,妥為因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