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拆遷已成大陸的社會亂源之一,但《拆遷條例》的修改,卻疑似因利益團體遊說而面臨停擺。(新華社)
▲抗拒強拆,在重慶楊家坪商圈,號稱「史上最牛」的釘子戶像孤島般矗立。(新華社)

 房地產市場火熱,大陸各地暴力拆遷猖獗,頻頻爆發血案。有鑑於此,北大5位學者建議審查涉嫌違憲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不過,近傳由於地方利益團體的介入,新的《拆遷條例》已胎死腹中。

 大陸國務院法制辦1月29日公布《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徵求意見稿)》,官方的這項作為,是因應2009年12月,北京大學法學院沈巋、王錫鋅、陳端洪、錢明星、姜明安五位學者的訴求。

 2月12日,法制辦徵求意見結束,但並未公布徵求意見的結果。3月分在大陸全國兩會上,就很少聽到代表委員和媒體討論《拆遷條例》的修改,卻明顯感受到地方政府遊說的力量,有地方官員直指過高的拆遷補償會提高房價。

 地方遊說力量過大

 相關利益階層的遊說,讓《拆遷條例》修改案,躺了半年。事實上這並非《拆遷條例》修改進程的首次停擺。從2001年現有拆遷制度確立以來,已有三波要求修改的浪潮,但都無疾而終。

 2001年,大陸國務院頒布《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與過去相比有兩大改變,一是以貨幣補償代替實物補償,二是改變過去做好安置才能拆遷的條件,無法達成補償協定的,由房屋拆遷主管機關裁決,在裁決規定搬遷之日內不搬遷,即使申請復議和起訴也可以強制拆遷。

 兩大改變激化社會矛盾,由於拆遷已成社會亂源之一,2003年,在時任全國辦公廳祕書組負責人蔡定劍教授的支持下,退休教師劉進成、律師金奎喜等116人聯名建言全國人大對拆遷條例進行違憲審查。

 到了2007年3月,大陸全國人大通過了《物權法》,再引發修正拆遷制度的第二次浪潮。去年11月成都市金牛區的拆遷,引發唐福珍自焚命案。北大法學院5位教授因此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出建議書,這是針對拆遷條例提出的第三次修改。

 暴力拆遷血案頻傳

 為了防止暴力拆遷血案的頻繁發生,今年5月15日,大陸國務院發出緊急通知:「對於程序不合法、補償不到位、被拆遷人居住條件未得到保障以及未制訂應急預案的,一律不得實施強制拆遷。因工作不力引發徵地拆遷惡性事件,有關領導和直接責任人將被追究責任。」

 但此後,仍有很多地方實施突擊拆遷,暴力拆遷。

 值得注意的是,大陸國務院辦公廳《緊急通知》僅見新聞通稿,但在官方網站上並無全文公布。較好的徵地拆遷規定為何祕而不宣?不免令人質疑,《拆遷條例》的修改是否面臨難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