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貨膨脹還是通貨緊縮?是當前世界經濟歧義最大的問題。在美國經濟理論界的主流意見看來,通貨緊縮即將在明年降臨美國。而對中國來說,管理通貨膨脹預期心理,則成中國央行貨幣政策最為關鍵的焦點。

 通膨判斷影響經濟政策

 在經濟及金融全球化的今天,可貿易品的要素能在全球範圍大規模流動,其價格水準的差異性不會太大。但為什麼不同國家對當前的經濟形勢及價格水準,會做出差異如此大的判斷?通貨膨脹與通貨緊縮是兩個完全反向的經濟發展大勢,抉擇不同,其宏觀經濟政策懸殊就很大。

 美國經濟理論界的主流意見之所以認為下半年價格趨勢不明朗,在於持續的產能過剩,過量的貨幣發行沒有流入實體經濟及金融市場、而是返回到銀行體系,房地產仍處於復甦之中等。

 不過本文看來,當前美國的物價水準較低,主要是金融海嘯後,美國聯準會雖向市場注入大量的流動性,但因金融體系崩塌、市場信心要得到很快恢復並非易事,使得各商業銀行不願向企業及家庭發放貸款,M2(廣義貨幣供應量)增長始終處於停滯狀況。

 還有,美國CPI(消費者物價指數)是以居住類為主導(居住類權重占CPI的42.7%),如果住房價格水準低,居住類消費價格水準同樣會在低位徘徊。再加上經濟全球化下,可貿易品尋找要素價格最低的地方生產。

 在這種情況下,通貨膨脹率處於低位就十分平常,也是美國經濟的一種常態,但說美國經濟進入通貨緊縮還為時尚早。

 中國的金融及CPI體系與美國完全不一樣,對通貨膨脹的認識也完全不同。在管制為主導的貨幣政策體系下,當中國貨幣政策由「從緊」改變為「適度寬鬆」時,銀行體系的信貸增長推向了極致。2009年商業銀行信貸增長達到9.6兆元,是2007年的3倍多,是2005年以前銀行信貸增長的近5倍。即使是2010年上半年管理部門對商業銀行信貸增長有所收縮,但仍是在4.63兆元的水準上。

 中國大量的貨幣,無論進入金融市場或進入實體經濟,推高相關市場的價格水準是必然。無論資產的價格算不算進CPI,整體價格上漲對CPI上漲的影響皆不可低估,只不過傳導的方式與途徑不一樣。

 中國CPI計算權重不同

 從CPI指標設計及項目安排來看,中國的CPI指標體系可概括為以食品主導的指標(其權重為33.6%)。在這樣的統計指標下,對CPI變化起決定作用的是食品。然而,雖然食品的價格有漲跌,但是波幅十分有限。真正影響消費價格水準變化或消費比重較高的住房消費、教育、醫療等,中國CPI體系卻對其價格變化反映很小。

 中國今年1-6月CPI上漲2.6%,6月分CPI環比也下降,當前中國經濟處於高增長低通膨的良好狀態(GDP增長為11.1%),應是十分可喜。但關鍵在於,實際經濟生活對物價變化的感受與國家統計局得出的資料相差不小,居民實際經濟生活體驗與統計指標體系產生偏離現實的矛盾,這也表現在中國管理當前通貨膨脹預期的壓力。

 因此,在量化寬鬆的貨幣政策下,歐美是否出現通貨緊縮不要過早定論,是需要更為仔細的觀察。對於中國,儘管今年的CPI指標表現得令人滿意,但消費物價的快速上漲是現實生活中已發生的。對此,中國管理層絕不敢掉以輕心。

 (作者為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