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中華全國總工會近日披露,正積極推動制定《工資條例》。全總今年將投入1000萬元人民幣,在10省市試點聘用專職工會人員開展工資集體協商。在協商工資水平、調整幅度基礎上,要把加班工資、獎金分配、福利補貼和薪酬制度設置等納入到協商之中。在同工同酬、同崗同酬的原則下,探索解決同行業同崗位工資標準統一的問題。

 上述推進以工資集體協商為主的工資制度,對於維護職工的勞動經濟權益,改革收入分配體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目前在大陸推行工資集體協商,普遍存在「四不」情況:企業不願談、職工不敢談、職工對相關工資法規政策不熟悉不會談、工會組織不健全不能談。如何破解工資集體協商中存在的「四大障礙」,事關工資集體協商的成效。

 出現這「四不」現象,主要在於企業工會的「尷尬」處境。法律雖規定企業工會是獨立於企業的法人單位,但現實中企業工會主席和幹部拿的是老闆的工資,是「老闆的人」,企業工會往往淪為企業的「附屬品」。一些企業工會主席為維護職工合法權益而遭到企業打擊報復事件,時有所聞。企業工會幹部連自身合法權益也無法得到保障,企業工會維護職工合法權益自然舉步維艱。

 推進工會工作的職業化,通過不吃「企業飯」、不拿「企業錢」的專職工會人員來開展工資集體協商,是破解當前工資集體協商困境,維護職工合法權益的有效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