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星廣播電視法」修正草案有意放寬黨政軍持有媒體百分之十股份,尚未定案就遭到行政院長吳敦義急起喊卡。吳敦義排除政黨介入媒體經營的絲毫可能性,意在捍衛「黨政軍退出媒體」原則,值得肯定。不過更讓媒體期待的是,在持股之外,黨政軍能排除政治影響及各種形式的「介入」,比退出媒體經營更能保障媒體中立。

 根據NCC的主張,黨政軍間接持有百分之十以下股份,且不涉及經營,屬於「善意」持股,應不違反「退出」媒體的原則。然而吳敦義卻堅持「不能引起民眾一絲誤解」,不但主動出面發表聲明,更強硬表示「政府不能走回頭路」,深恐國民黨再遭政治黑手介入媒體經營的罵名。保護政府及執政黨之急切,儘管稍嫌反應過度,但不失其善意。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NCC研議通過、政務委員經手的草案,閣揆完全不知道規畫方向,聽來實在令人匪夷所思。連技術性細則都已經列明的草案,已經進到行政院,吳敦義卻經由媒體報導才意識到其嚴重性,不得不讓人驚嘆其充分受媒體左右的「政治敏感度」,果然「庶民」。

 對媒體經營者與從業人員來說,黨政軍是不是經由控股干預媒體運作,其實已非核心問題,此刻政府如何營造一個對媒體從業者相對良善健康的環境,其實更為關鍵;其中包括政府對資訊透明的實踐程度、摒除政府對媒體父權管制的心態,尊重多元而競爭的媒體生態等。吳揆迅速切割政黨介入經營媒體的空間,值得肯定,但這只是「媒體與政府」的先修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