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韓發動大規模軍演,號稱是對平壤擊沉天安艦事件的回應,平壤則誓言報復。看似緊張的對峙,卻在思想上毫無撞擊力,因為這不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冷戰嗎?這樣的懷舊的冷戰,面對的還是共產黨,採取的還是圍堵。但與其說,冷戰是因應對國家安全的威脅而延續,不如說,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是為了挽救冷戰而延續。

 對冷戰的懷舊之情,在緊張的氣氛中蔓延,遮蔽了全球化帶來的對世界秩序的真正的質疑。令人炫目不安的軍事發展,帶來的是思想上的安定保守。如此舉國之力,在全球化時代圍堵共黨勢力帶來的威脅,堪稱為後現代的韓戰。

 後現代的韓戰讓人想起後現代的越戰,那是華府在九一一之後相繼對阿富汗與伊拉克發動的戰爭。當年越戰拖垮美國的士氣,美軍在戰場上不知敵人何在的危機四伏的恐怖感覺,迫使美軍採用全面燒殺戰術,結果燒殺了美軍的正義感,也燒殺了所謂自由陣營的士氣。後現代的越戰也雷同,戰場從越南擴大到全球,不知恐怖主義在何方的華府,也採用了草木皆兵的戰術,以致當前歐巴馬政府「欲撤還羞」,至今進退兩難,醞釀了對後現代韓戰的渴望。

 歐巴馬政府的要從小布希政府發動的後現代的越戰中光榮脫身,借用一場後現代的韓戰秀,一以展示自己在全球化時代應該已經無用的華麗的軍事羽毛,二以告誡已經捲入全球化潮流的世人對共黨威脅切記勿忘在莒,三以鎖住面對全球化負隅頑抗但已經動搖的平壤。更讓徘徊在掀起亞洲韓流與眷戀駐韓美軍之間六神無主的首爾不敢躁進。

 不論是後現代越戰或韓戰,都潛藏美軍鎩羽而歸的記憶,其當代對象則是淪為華府眼中的所謂失敗國家,亦即不能整合自己參加全球化,反而成為全球化障礙的流氓國家。不過值得注意的反而是,每次懲罰他們的手段,直覺而輕易地借用了冷戰手法─越戰式的侵略與韓戰式的圍堵,透露出真正眷戀冷戰,想報一箭之仇的,就是這位在冷戰中不可一世,但在全球化時代找不到敵人,甚至劃不清敵我分際而迷途的霸權國家。

 躲在地緣政治思維下的政治人物,不只棲身華府而已,那些冷戰以降慣於依附於華府羽翼之下,而今更是全球化模範所在的首爾、東京與台北中人,也比比皆是。莫忘當年韓戰爆發的次日,正是第七艦隊協防台灣的生日,既確定了圍堵線,建構了兩岸相互對立的政治身分,也提供了當代反華論述的持久邏輯。

 因為率先進入全球化而不安的這群要角們,對冷戰的懷舊並不令人訝異,此何以天安艦的碎片與屍骨,像是大海枯木一樣的給他們安定。他們嘲弄失敗國家抗拒全球化,然而忍不住害怕而最後下重手抵擋全球化的,乃是他們自己這些所謂的成功國家。(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