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縣政府強行徵收農地引發了農民與社會運動團體的抗議以及輿論的熱烈討論,相同的抗爭場景,不難讓人想到大陸的「釘子戶」。

 土地如何被界定與使用是目前兩岸相同面對的問題,特別是在經濟發展至上的年代裡。在台灣,歷經長期農業部門人口移轉到工業部門的發展歷程之後,傳統產業又為「科學園區」所取代,「科學園區」儼然成為經濟轉型、國家競爭力的投射。打著「科學園區」之名,似乎擁有著無可挑戰的正當性。

 在大陸,公部門的建設以及房地產商的土地需求,成為土地徵收最主要的理由。與台灣不同的是,大陸土地為國有並非為私人所有,高價位的房價為大陸政府相當在意的GDP作出了相當的貢獻。

 在一個經濟發展至上的年代裡,土地使用成為焦點,然而,弱勢者的權益與聲音也伴隨著經濟開發浮上檯面,這也成為另一個兩岸政府同樣面對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