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思朗在《四大家族大風水》一書中透露1991年受委託到大陸探視蔣張兩家祖墳。(好讀出版公司提供)
▲在台港成名的風水師蔡思朗將長住北京,開拓大陸正在興起的堪輿市場。(好讀出版公司提供)

 在中港台堪輿界被稱作「小神童」的蔡思朗,曾於1991年接受蔣緯國和張學良的委託(透過政論家丁中江的中介),先後到浙江及遼寧探視兩家的故居及墓園,蔡思朗還因此被香港媒體稱作「兩岸密使」。蔡思朗最近不但出書談蔣、宋、張、愛新覺羅四大家族的風水,而且決定未來長住北京,以便開拓大陸市場。

 由於1991年的大陸之行,原本只在台港看風水的蔡思朗開始接觸到大陸客戶,他們大都是地方官員及國企高層。由於中共堅持無神論並嚴禁黨員信教,因此當時的官員及企業家大都找蔡思朗看辦公室、住家及店面的風水。特別是官員請蔡思朗看陰宅風水時,通常都是小心再小心、低調再低調,深怕被別人知道。

 不過,當時大陸經濟還不發達,官員請蔡思朗看的官邸大都老舊不堪,能調整的幅度非常有限。

 見個面 5千元起跳

 直到今天,從表面看,大陸風水市場還是在暗中運作。知名的出版社絕對不會出風水書,一般出版社出的風水書講的都是古人的風水,而且經常連作者姓名都沒有。此外,在大陸,堪輿同行也習慣性地不互相交流,以免麻煩。

 不過,只要是中國人,終究還是不敢不信風水。特別是在大陸經濟起飛後,小富想成大富,大富想富過三代,風水行業在檯面下已經是大熱門行業。

 台中某媽祖廟的神婆隨團到福建進香,白天,大陸官員在致詞最後不忘加上一句:「本黨是無神論」,但入夜後,上門向神婆問仕途的官員不斷,其中不少人還問要如何安排先人的風水。

 而目前在大陸走紅的堪輿界「大師」一大堆,有來自台灣的劉台柱、李曉三、潘祖胤、阿布;來自香港的蘇民峰、李居明,以及大陸「國產」的邵偉華、蔣大偉。

 至於蔡思朗本人,在大陸見個面就是5千(人民幣,下同)起跳,在北京看住宅風水是3萬起跳,看辦公室是5萬起跳。對蔡思朗來說,大陸現在到處都是新房子,空間大,能發揮的空間當然比台港更大。

 相形之下,蔡思朗原本最常往來的台港,香港現在根本沒地蓋陰宅,因此只能做陽宅的風水;台灣現在的風水寶地也越來越少,即使自己的父母都安葬在台灣,蔡思朗覺得未來能發展的地方應該是在中國大陸。

 絕不 裝神弄鬼

 1953年生於廣東廣州的蔡思朗出身音樂世家,父親蔡曲旦是享譽嶺南的聲樂家,抗戰時期以一曲《杜鵑花》成名。蔡氏一家曾多次在香港、台灣舉辦家庭音樂會,引起轟動,有「一門四傑」之美譽。

 蔡思朗自幼受音樂薰陶,少年跟隨父親學習聲樂。1977年拜香港知名地理堪輿家鍾杏炯為師,後來在台灣成名。

 與一般喜歡沽名釣譽的風水師不同,曾經替兩岸三地無數高官、巨賈看風水的蔡思朗從來不跟別人提到往來的客戶姓名。協助蔡思朗寫書的台灣記者謝登元曾在蔡思朗的書桌上看到許多達官顯要跟他的合照或感謝函,但他卻因為尊重客戶的隱私,絕不對外張揚。

 絕不 透露客戶姓名

 對不信風水的人來說,風水根本就是裝神弄鬼的騙術。出身音樂世家的蔡思朗有一套說法,他還記得小時候父親的床下總擺著一個從醫院要來的頭骨,上課時,父親就拿著頭骨比畫出「口腔」、「鼻腔」的位置。

 蔡思朗表示,聲樂最難學,因為它看不到,但透過口腔、胸腔的共鳴卻能夠產生音樂,這就像風水;學聲樂講究感應,學風水也同樣講究感應。

 風水也是人際關係學。蔡思朗7月到北京前,在花蓮替一個有10兄弟的大家庭安葬其先人。他表示,10個兄弟就是10個媳婦,以及他們背後的一大串人脈關係,每個人都想從先人的風水中獲得最大好處。因此,怎麼去了解他們的個別想法?怎麼去說服他們接受風水的安排?是一門大學問。

 蔡思朗指出,要擺平所有人的私心,首先風水師自身要正。他還記得當年拜師時,老師教的第一句話就是「風水師要能捱住窮」,要有自己的堅持,不能見錢眼開。

 蔡思朗在講風水時,也跟一般風水師不同,他不批評原有的風水布局,會用客戶懂的話直接講結果;有時候,客戶因為經費或其他因素無法完全接受他的建議,蔡思朗也會耐心地跟客戶討論,找到一個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

 蔡思朗看風水也是一口價,不像有些風水師看風水只要600元台幣,但擺6塊石頭卻要價600萬台幣。最後,蔡思朗還會在所做風水旁刻上「小神童」的字眼,以示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