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鴻強生前是一名有31年工齡的國有企業工人。6月10日清晨,他在車間用一把機床刀揮向自己的脖子。他的遺物是一張工資存褶,而死前他的存褶裡只剩下0.46元。

 可能,很多人都曾有過輕生之念,但真正走上不歸路的畢竟太少,因為某些可怕的思維一閃念之後,往往被明天的希望所戰勝。「明天的太陽還是新的」,人們總是這樣憧憬著明天。

 負債與不存希望的死亡

 潘鴻強其實不該自殺,雖說他存褶上只剩下4毛6分錢,還背了幾百元的債,但是像他這樣不幸,或者說只有這點小困難的人多得是,畢竟更多的人都能快樂和不快樂地堅持活下去,他有什麼理由做出如此慘烈的抉擇呢?有一分活下去的理由或希望,誰都不會選擇離去吧。那麼我猜想,潘鴻強是死於沒有希望,對他來說,明天的太陽已經不再是新的,甚至可能不如昨天。

 或許,我們該像寫小說、講故事一樣,設想出許多各種各樣的「假如」,來挽留住一個「孤獨者」,讓他不去走那條本不該走上去的路?

 是的,這個自稱「孤獨者」,在國企幹了大半輩子的老工人潘鴻強,他本來是不該自殺的。假如,他不是像現在這樣,如果他也有房子,也有錢,也沒有失去老婆,他該不會自殺吧?

 工友說,潘鴻強也想過改變,謀畫著「幹點啥」。可幹啥呢?他沒本錢,也沒有親戚朋友可借。何況,圍著機器轉了30多年的他,又會幹啥呢?

 而假如,潘鴻強若是有一個好爸爸、好哥哥,或是有個好老丈人,他們當中有個有權的,當官的,情況會是什麼樣呢?情況可能是:有權或當官的親人至少會給他安置到機關、事業單位,住房、收入都不愁了;或是給他攬到一兩個工程項目,不說一夜暴富,起碼能混成個「中產」吧?

 假若企業多漲一些工資

 假如,企業能漲一些工資,工人的收入能高一些,而不總是「被增長」;假如……。我們還會假設出很多美好的經歷來「供」潘鴻強「選擇」,使他不必走上絕路,而是過上幸福的生活。然而,現實情境下,「幸福資源」畢竟是有限的,如果潘鴻強有個好爸爸、好哥哥、好老丈人過上幸福生活,他的命運必將複製到別人身上。

 潘鴻強的兒子說,我只是想弄明白,壓垮我父親的究竟是什麼?這個問號不好回答!社會中很多人都在掙扎,但一些人最後再也掙扎不起來了,因為沒有了希望。這樣的人的確寥寥,但可怕的卻是遞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