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著名的美國問題專家、北大國際關係學院院長王緝思,最近在北大國際關係學院畢業典禮上的致辭——「持平常心,做普通人」,以中美兩國的比較,期勉畢業生當個「普通的好人」。除勵志效果外,這段談話也代表了中國外交決策圈務實派對中國崛起看法。

 最瞭解美國的中國學者

 王緝思被認為是繼李慎之之後最瞭解美國的中國學者,也一直被形容為對美政策的頭號智囊。他目前擔任中國外交部外交政策諮詢委員,兼任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所長。2006年國共論壇舉行時,也是少數幾位代表中共出席的非對台系統學者。

 2006年1月,社科院刊物《世界經濟與政治》刊出陸昕對他的訪談,在回答如何評價自己的政策影響力時說:「如果說我的研究可能對政策產生過什麼影響,那麼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美國興衰的問題上我沒有做出錯誤判斷。」王緝思在1990年代初就不認為美國走向衰落。雖然被稱為頭號外交智囊,卻不喜歡這種稱謂,他說「智囊」兩字隱含太多他不喜歡的價值含義,他寧願被稱為學者。

 在畢業致詞中,王緝思批評美國有兩點中國不能學:一不能學建基在浪費自然資源之上的消費模式,若像美國人那樣耗費資源,「中國受不了,地球也受不了」。二不能學當領導世界的超級大國。他認為美國有多獨一無二的條件,蘇聯當不了超級大國,中國亦如此。「毛澤東以來的中國領導人反覆說中國永遠不做超級大國,這不是外交辭令,而是中國的國情和發展目標所決定的。」他說排名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民健康幸福,社會公正祥和,自然生態平衡,國家以平等的姿態,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

 他以中美比較、中國發展策略的設定來期勉學生當個「普通的好人」。他說:「把人生目標定得低一點,更容易當個好人。」

 中國外交戰略的務實派

 這段談話顯示出,王緝思在中國發展與外交戰略上務實的一面。不自我膨脹,以為若非美國打壓,中國早就稱霸。他去年7月接受《南風窗》雜誌訪問時也指出,西方媒體並沒有特別「妖魔化」中國,甚至不像中國人想像的那麼重視中國。談話中突顯出王緝思理想、自由的色彩。他把社會幸福、公平與和諧看得比國際地位重要。在《南風窗》的訪問中,他也提到「一個國家塑造國家形象的關鍵是自我形象、國內形象,是一個能否讓國內的老百姓滿意的問題。」

 王緝思說自己是個「強烈的現實主義者」,但認為這無礙於認同自由主義。他也承認自己欣賞美國的思想文化。對自由平等的嚮往源自和家庭與成長背景。父親是著名的語言學家王力,哥哥王緝志是中國電腦業先鋒四通公司創辦人之一。有這樣一位大學者父親,文革期間肯定不好過。

 他在《世界經濟與政治》訪問中說:「家庭對我的影響,加上文化大革命中對我的理想、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剝奪,使我將來一旦接觸到自由、民主的思想,就覺得自己是與之非常契合的。」他說自己的價值觀是「以人為本」、「國家是為個人而存在的,並非個人是為國家而存在的」。從人本自由的價值觀,他反對美伊戰爭;但從現實主義出發,他認中國不該去淌美伊戰爭的混水。

 有王緝思這種現實的頭號智囊,也許可以讓中國崛起之路不致莽撞。也期盼他對自由平等的信念,能在中國崛起路途中落實。

 (作者為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