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指考網路志願選填今天截止,宜蘭縣卻有一名穩上國立大學的蘇姓準大學生,在登記截止前夕,鑄下大錯,人生恐將變調!蘇生暑期打工,不慎加入強盜集團,又因法律常識薄弱,參與結夥搶劫,警方昨宣布破案,蘇生父母眼見愛子被銬上手銬,完全無法接受,淚眼相對地問說:「為什麼會這樣?」

 剛從國立宜蘭高中畢業的蘇生(十九歲),是宜中語文實驗班的資優生。今年指考分數三五四分,李姓導師說:「錄取國立大學應無問題。」蘇生還曾返校與師長討論,傾向選擇企業管理相關科系。

 根據學校紀錄,蘇生三年廿七次嘉獎,五次小功,表現優異,因此當警方宣布破案時,李老師說,「我以為是同名同姓。」「簡直是惡夢一場!」

 警方說,第一次打工的蘇生,是聽國小同學建議,加入何金樹(廿三歲)的「旺來人力派遣公司」,但何某背負五百萬元貸款,派遣工作的卅萬元款項又沒收到,竟演變為「強盜派遣公司」,成員相互提議犯案手法。

 負責「總指揮」的何金樹,製作任務分工表,決定每次作案的參與人數、工作項目,連同何金樹在內的九名成員,在七月間犯下三件強盜案,第一件搶走一名女子的十九萬元財物,參與犯案有六人,則依「戰功」論賞,每人分得二萬三千元至五千元不等贓款。

 蘇姓學生參與集團的第二、三件強盜案。第二件蘇生負責地形勘查,因不負責搶人財物,「戰功不足」只分得三千元贓款;第三件的銀樓搶案未得逞,負責把風的蘇生一毛錢都沒分到。

 警方指出,集團九人平均年齡不到廿歲,多數成員都知道這樣做不對,卻不知道嚴重性,加以得手容易,何金樹又曾對蘇生說「你只負責把風,沒有法律責任。」蘇生因此誤入歧途。警方感嘆:「他(指蘇生)人生才剛要起步,為什麼犯下糊塗事?」

 蘇生的父母焦急地在警局守候,悲痛地說「第一次打工怎會這樣?」一手拉拔的兒子,參與結夥搶劫,打死他都不相信!「前兩天到台北面試,很順利的晚上就接到通知錄取了。」被警方逮捕前,蘇生在網誌透露回歸正途的念頭,表示將離開集團,改擔任電腦展工讀生。豈料警方透過監視器追查到一名成員,前天布下警網,除一名未成年黃姓少年未到案,何金樹、蘇生等八人昨依強盜等罪嫌送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