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林麥寮六輕廠區日昨又發生大火,媒體報導此次工安事件將損失百億元。台塑六輕絕對是「偉大的」賺錢企業,但是在這半個月來的表現,卻是「連環爆」與「廠區大火」,讓人們對這個工廠內部的管理打了問號。其中牽涉到之各項煉油、乙烯、苯、丙烯及丁二烯、甲苯等化工單元操作的原料,與化工輕油裂解之上、下游流程管制,或者系統性的公安與衛安設計操作,廠區內工業廢棄物及有毒產品之流向,或者環保回收系統規畫的努力等工作,這些面向是否已經盡到企業所應該盡到的「社會責任」?

 與其相關醫療產業長庚的目標「追求卓越,要做就做最好的」,六輕是否做到了要求?為何未自律於環保維護與工安工作呢?

 回顧台灣石化產業之淵源,早年從筆者大學畢業以前,中油的「一輕」、「二輕」、到當年列為「十大建設」的林園「三輕」、中油「四輕」,與曾經遭台灣民眾首次環保抗爭之後勁居民|中油「五輕」,都前後造成環境裡的空氣、地下水汙染,附近居民健康及生活品質受到強大挑戰。

 據高雄醫學大學潘碧珍、洪玉珠兩位學者的後勁地區流行病學調查報告顯示,後勁社區女性得到喉癌的機率高於台灣平均值的十五倍,淋巴癌是平均值的四.五倍,非何杰金淋巴瘤的發生率是平均值的十倍…,證明了中油的汙染仍在持續中。因此政府施政的「環保救國」使命是讓台灣人民居住在沒有汙染的環境,此也是基本人權之一。

 對照工業局近半年來之施政策略關於「民生化學工業」部分,對於「國光石化」及「六輕五期擴建案」似乎工業局的角色均流於為政府背書的立場,對於未來此化學汙染工業對台灣環境及居民與下一代之衝擊,往往隱而不提。特別是對於現階段正運轉的石化廠,如何做好系統性的環境汙染控制與環境品質全方位之動態監測,與居民健康監測之評估報告等完全闕如。

 至於麥寮六輕近年來的公衛研究報告,據台大公衛所教授詹長權公布之學術報告,指出六輕與癌症顯著相關,雲林縣成為所得最低,但罹癌最高的縣市。為什麼一個會協助企業賺錢與政府興利的事業,會搞到如同研究中所提的「台塑雲林六輕所在地麥寮鄉及周遭台西鄉、東勢鄉、崙背鄉、四湖鄉,五鄉的全癌症發生率,在六輕一九九九年開始排放揮發性有機物(VOCs)之後,顯著增高。例如台西鄉的肝癌和全癌症的發生率,就分別成長了三成和八成。」工業局杜局長,不妨親自住到現場附近,或許將能體會經濟與環保之「拔河」。

 筆者是兼具化學系與醫學系及公共衛生背景的醫療人員,公共衛生的背景更讓筆者關心國政、關心環境、關懷弱勢。讓我們一起來監督政府施政,檢視有關當局在「環保救國」機制的所做所為,並嚴正呼籲各大企業切莫忘了「社會責任」。(作者為林口長庚醫院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