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關中央研究院的新聞頻傳,但多半不是好事,就連兩年一度的院士會議及院士選舉,似乎也失去昔日光彩,沒引起媒體多少報導;不免讓人尋思:號稱「全國學術研究最高機關」的中研院,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由國家設置學院之舉,由來已久:從專制時代起,廣攬天下賢士,就是掌權者常做的事;除了攏絡示惠外,還可以幫忙主公做點事。中國自唐代起,就有翰林院的設置,後來翰林更變成正式官職,開學官兩棲之先河。

 自西風東漸以來,科學興起、科舉式微,而有一批新知識分子誕生。這些人多少喝過點洋墨水,因此會出現仿效歐美各國、成立國家級學院之議,不足為奇。問題是,包括德法英美等國在內的國家級學院,多屬於榮譽學會組織,而非實質的研究機構;民國十七年成立的中研院則不然,除了從全國遴選院士外,還設立各種研究所,廣建大樓、招聘人員,就地從事學術研究。

 由國家成立學院或研究機構,無可厚非,問題出在其定位以及由歷史造成的荒謬。中研院的任務有三,除了第一條要求研究是廢話外,其餘兩條都有問題。像第二條:「指導、聯絡及獎勵學術研究」,是做不到也不必做的空話;第三條:「培養高級學術研究人才」,則與中研院不是大學,不能授予學位相衝突。

 三十多年前,國內經濟尚未起飛,研究經費甚是拮据,大家都克難從事,連中研院也不例外,逕與大學爭利,至今猶然,遑論指導獎勵。當時大學教師十分缺乏,延攬中研院研究員為合聘教師是為常態;等到大學師資較為整齊後,情況也就顛倒過來,換成想要收學生的研究員要求與大學合聘。中研院窮極而變,不惜破壞體制,除了藉國防醫學院招收生命科學領域研究生外,還成立外籍生博士班,等於變相大學。

 然而中研院最大的問題,還在院士。按中研院組織法,院士乃「就全國學術界成績卓著人士選舉之」;但自政府遷台、兩岸分治後,多數第一屆院士不是滯留大陸就是飄零海外,加上國內學術界一時不成氣候,乃有變相之「國外」院士出現:凡華裔人士,不限國籍與出生工作地點,只要研究著有成績,都可成為院士。

 其實「名譽院士」或「外籍院士」頭銜各國學院都有,屬於酬庸性質;但中研院院士則不然,除了在國內地位崇高外,還負有重要職權及享有許多優惠,成為眾人覬覦之名器。院士選舉之幕後傳言,不勝枚舉,除了有諾貝爾獎得主在得獎前落選兩回外,還有因另一半沒選上而拒絕接受的當選人,都是奇聞。目前人在國內的院士只有三分之一強,其餘都在海外,這大概是全球國家級學院唯一的怪象。

 中研院要想讓人敬重,只有從自身做起,落實組織法;將國外院士一律改成外籍或名譽院士,並進行全面改選,是可以做且早該做的第一步。 (作者為生理學教授,科普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