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地方小,但搞派頭或想辦法A公家的人卻不少。拿將公務車當作自用車來說,早在陳水在、李炷烽縣長主政時,就一再約束部屬不可如此,但一直到李沃士上台,仍有人照幹不誤,且十有八九來自縣屬單位。

 其中,有人拿「辦公」、「洽公」做為藉口,從早到晚,經年累月霸占公務車,自身開得臉不紅氣不喘,全不管其他同仁是否也有需要,只差沒在車身噴漆:(某某人專用)而已。

 特別是公家向民間車行長期租賃,沒有任何機關、單位標誌的車輛,更是任憑這些人宰割;有時同意交出鑰匙「借」給其他同仁使用,簡直還是行善,恩典一樁。

 清嘉慶廿一年,林則徐以翰林院編修外放江西鄉試副主考,具有代表皇帝襄理一省掄才大典的「欽差」身分。江西撫署準備八抬大轎迎接,但他以編修只是七品京官,力辭改為四人。但當天放炮入簾,撫署仍為他準備八抬大轎。林則徐因此在日記裡寫道:「倉卒不及改,心甚愧之!」為自己乘轎違制,十分內疚。

 回頭再看看有多少小主管,甚至於小公務員,無視於自己的「級數」不夠,也想和單位主官一樣拉風,占盡公家的便宜,以清廉自許的李縣長能不管嗎?